如此下去,粤剧会不会越来越小众呢?年轻人了解并喜欢粤剧,其实可以从有意思的粤语开始。

关锦鹏在电影《长恨歌》里选用了白光的歌曲《相见不恨晚》,好像在暗示只有白光,才能把人性中的颓废演绎到极致。

陈思思原名陈丽梅,祖籍浙江宁波市,1938年出生于上海,后举家迁往香港。1954年陈思思考入长城影业公司,在石慧主演的《鸣凤》中扮演婉儿,后来相继出演了《云海玉弓缘》《双枪黄英姑》等电影。她在《三笑》中传神地饰演了秋香一角,以其俊美的扮相,潇洒自如的表演获得了观众的喜爱,成就了她电影事业的高峰,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和夏梦、石慧并称长城影业公司“三公主”。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曾一度息影,1978年又复出拍摄了《密杀令》,曾被《长城画报》评选为香港大明星之一。陈思思从影十余年,主演影片三十余部。陈思思因胰头癌后期并发症抢救无效,于2007年10月7日9时30分在上海华东医院去世,享年69岁。

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86032783

艾霞,福建厦门人,原名严以南,1912年11月29日出生于天津,1934年2月15日逝世。1932年出演处女作《旧恨新仇》,素有“影坛才女”之称。代表作有《现代一女性》、《时代的儿女》等。1933年是艾霞“高产”的一年,她一共演了七部电影,得到电影界和广大观众的肯定。不但如此,还写了很多文章和诗作(都是她拍片之余写的)。艾霞的文字被评价为“文笔简洁明快,豪爽妩媚,为人称道”。在那个时候,女演员大多出身清苦,文化水平不高。像艾霞这样演技与才气并重的女子实属凤毛麟角,人们称她为“作家明星”。将此美誉推至顶峰的当属艾霞自编自演的电影《现代——女性》。《现代——女性》以周旋于浪漫爱情的都会以女子为题材,叙述了一个“希望用爱情的刺激来填补空虚的心”的女子葡萄的人生经历。艾霞创造的女主角蒋葡萄,作风大胆、烟视媚行,无视于世俗眼光。虽贵为时髦的摩登女郎,却甘愿为爱卖身,最后锒铛入狱。影片多少透露出作者恋爱至上的思想。艾霞1932年考入明星影片公司后,不久即主演了影片《旧仇新恨》,以其清新的风格与真挚的表演崭露头角,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之后,又相继主演了根据茅盾小说改编,反映农村悲惨现实生活的影片《春蚕》;反映知识青年不同生活道路的影片《时代的女儿》;揭露资产阶级腐朽化的影片《二对一》;以及反法西斯战争的影片《战地历险记》,显露出了在表演艺术方面的才华。

谁也没能想到,74 岁的白光回归公众视野,就立马又让所有人惊骇了一次,她还是长方脸、波浪卷、吊梢眼、海鸥眉、猩红唇,只是身边多了一个男朋友——比她小 26 岁的男朋友,舆论哗然之际,她只说,“缘分来了,千军万马都挡不住”。

在“孤岛”时期,岳枫主要服务于“艺华”及刚刚崛起的新华影业公司,在“孤岛”的电影奇观中,他逐渐形成了较为稳定的艺术风格,“在他的作品里面,常有一种动人的调子,和浓烈的情绪”,“对于悲剧的处理,比较擅长”。(10)他能够驾驭不同的类型(如歌舞片、古装片、稗史片等),中规中矩地完成片厂交付的任务,体现了较强的适应环境、迎合市场的能力。1941年末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沦陷,岳枫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二次重大转变 :他决定留在上海,(11)并且先后为由日本人所控制的中国联合制片厂股份公司“(中联”)、中华电影联合股份公司“(华影”)拍片。在一篇刊载于1942年《新影坛》的文章中,岳枫表示,“处于时代的驱策下”,他“履历着人们不可避免的‘艰幸与苦痛’的过程”,并且抱着“‘本位努力’而谋忠心于艺术至上的工作”。(12)这段含混而晦涩的文字所流露的隐忍、逃避与“合作”,正反映了岳枫等在极端环境下的复杂心境。这段经历为岳枫打上了“附逆影人”的标签,尤其是参与执导《春江遗恨》(1945),更令他在战后备受指责。(13)抗战胜利前后,岳枫一度辗转于华北、东北等地,直到检举“附逆影人”的风波逐渐平息之后,才重返上海。

类似的还有“爆肚”,指演员即兴讲的台词。“六国大封相”,指人多场面乱,情况很复杂。这些隐语和歇后语,都来自于粤剧戏台。

黄宗英(1925.7.13-) 浙江瑞安人。中共党员。历任上海昆仑影业公司演员,上海制片厂文学部创作员,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专业作家,上海人大常委,上海市政协常委。曾获全国首届环保妇女百佳荣誉称号。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 原籍浙江瑞安,生于北京。天津南开中学肄业。1941年到上海,先后在上海职业剧团、同华剧社、北平南北剧社任演员,因主演喜剧《甜姐儿》而知名。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1947年从影。先后在北平中电三厂、上海中电一厂、二厂、昆仑等影业公司主演《追》、《幸福狂想曲》、《丽人行》等影片,因在《乌鸦麻雀》一片中扮演国民党小官僚的姘妇余小瑛,1957年于文化部1949-1955年优秀影片评奖中获一等奖。建国后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拍摄《家》、《聂耳》等影片。1954年创作电影剧本《平凡的事业》。1965年后在中国作协上海分会专事创作,是中国作协第四届理事。所作《大雁情》、《美丽的眼睛》、《桔》分别获1979-1980年、1981-1982年、1983-1984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还将所作报告文学《小木屋》改编并作为主持人摄制成电视片。出版有散文集《星》、《桔》、《黄宗英报告文学选》等。演出影片1947:追幸福狂想曲1948:鸡鸣早看天街头巷尾 1949:喜迎春丽人行乌鸦与麻雀1956:家1959:聂耳1982: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1990:花轿泪电影剧作1954:平凡的事业。

粤剧继承了民间传说、京剧昆剧等著名剧目,加上唐涤生所创作的剧目,使著名粤剧非常丰富。由于部分剧目受到非常喜爱,随着新媒体的诞生,这些著名粤剧被拍摄成电影、电视剧、话剧,甚至音乐剧。例如任白戏宝《帝女花》《紫钗记》《牡丹亭惊梦》《双仙拜月亭》《再世红梅记》《蝶影红梨记》《花田八喜》《香罗冢》《红了樱桃碎了心》《血染海棠红》《红楼梦》《三笑姻缘》《白兔会》《桂枝告状》《窦娥冤》(又名《六月飞霜》或《六月雪》)、由徐子郎编剧的《凤阁恩仇未了情》和《无情宝剑有情天》、源于唐代传奇小说《柳毅传书》,源自晋剧著名传统作品《醉打金枝》(编剧:苏翁),《秦香莲》、来自神魔小说的《镜花缘》、《花蕊夫人》,还有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梁祝》。

奚重仪(1937年8月29日-1968年12月27日),艺名乐蒂,原籍上海浦东,香港国语片演员,有“古典美人”之誉。1949年5 月,乐蒂兄妹随外祖父母迁居香港,住在尖沙咀赫德道,就读伊维英文学校。1952年,乐蒂考入左派的「长城电影公司」,签下五年合约,首部公映作品为替夏梦做配角的《绝代佳人》。乐蒂在长城共拍了11部作品,但受限于戏份及政治因素,未能广为人知。1958年,乐蒂转投「邵氏电影公司」,首部作品为李翰祥执导、胡金铨合演之《妙手回春》。之后替「邵氏」主演多部影片,包括乐蒂本人很喜欢的《畸人豔妇》、与日后丈夫陈厚结缘之《夏日的玫瑰》、被称为再生林黛玉的《红楼梦》、及广受欢迎的黄梅调经典名片《梁山伯与祝英台》等。乐蒂凭着出色的演技、极佳的敬业精神及良好的票房记录,成为最受「邵氏公司」倚重的明星之一。1959年乐蒂拍的《倩女幽魂》,曾参加1960年法国的「康城影展」,此乃中国第一部参加国际影展的彩色电影。乐蒂艳惊四座,被西方人誉为「最美丽的中国女明星」。乐蒂气质高雅、个性幽娴贞静,她的古装扮相清丽脱俗、豔绝人寰,最受观众的欢迎,所以得到「古典美人」的称号,至今无人能及。

叶枫Ye Feng(1937- )原名王玖玲,英文名Julie,湖北汉口人,外型冷艳高挑,人称「长腿姐姐」或「睡美人」。叶枫几经挫折方能得偿心愿投身电影,1957年正式从影,加入「国际电影懋业有限公司」(简称「电懋」)为基本演员,叶枫身材高大,外表冷艳,轮廓分明,故此多数饰演个性独立、爽朗不羁的角色,其中以《四千金》的二姊和《星星月亮太阳》的亚南(「太阳」)最为观众熟悉。《四千金》的二姊豪迈不羁,屡次夺去大姊的男友,被父亲责骂时竟然反唇相稽,说道:「玩玩有何不可?」老父顿时语塞。《星星.月亮.太阳》的亚南则是因为反对盲婚哑嫁而离家出走的华侨小姐,热情爽朗,进取独立,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叶枫演罢《春蚕》(1969)後逐渐淡出影坛,近年移居美国。

这段留学经历,成了后世研究白光的一段迷思:有人提出一种观点,说白光其实是个间谍,她去日本是为了窃取情报。这种假设虽然离奇,但仔细翻翻历史,好像也并非不可能:

如果说《荡妇心》只是一部略带黑色风格的情节剧的话,那么《血染海棠红》则是一部黑色风格鲜明的侦探片,该片的主题、情节、视觉风格及人物形象,都有着好莱坞黑色电影的鲜明印记。影片笼罩着浓厚的黑色氛围,幽暗的夜景、强烈的明暗对比、近乎表现主义的布光方式,以及人物亢奋而扭曲的心理状态,均显示了岳枫对这一类型的娴熟掌控。“海棠红”(严俊饰)遭到“老九”(白光饰)及其姘夫的陷害,并因误伤人命而锒铛入狱。在监狱的场景中,处在阴影中的主人公被禁锢在牢笼内,铁窗的阴影投射在他的周围,构成了画面的重要视觉元素。岳枫还通过出色的剪辑,表现人物的不同命运和对立,甚至制造出讽刺的意味。例如,“海棠红”在狱中的场景,便常常与“老九”纵情声色,或者女儿爱珠(陈娟娟饰)幸福生活的场景组接在一起。片中最能体现黑色电影视觉风格的,当属片尾处的一场戏 :伴随着画外急促的音乐,在“海棠红”的追赶下,在黑暗中无处躲藏的“老九”逃到楼顶,最终不慎坠楼身亡——欲壑难填而又难以捉摸的“蛇蝎美人”(femme fatale)得到了应有的惩戒。

让我们记住中国电影史上,这一个个闪光的名字:严珊珊、胡碟、周璇、阮玲玉、李丽华、林黛、夏梦、乐蒂、葛兰、石慧、朱虹、叶枫、尤敏、陈思思、郑佩佩、凌波、何莉莉……;白杨、张瑞芳、上官云珠、秦怡、王丹凤、于蓝、王晓棠、张圆、田华、金迪、谢芳、祝希娟……

唱着这些小黄歌的白光当年有多浪荡?在白先勇的小说《台北人》中,他借女主角的表演描绘了当年白光登台的妖娆风姿:

以“文化民族主义”的方式调用北方民俗元素的策略,在《金莲花》(1957)中亦有所体现。在这部同样以民国时期中国北方为背景的情节剧中,岳枫对各种传统文化形式的运用更加自觉而自信。不同于《花街》沉重的历史议题,《金莲花》采用悲喜剧的方式讲述了一对青年男女挣脱束缚、寻求自由恋爱的故事。精心铺排的视觉风格,对20世纪20年代社会氛围的生动再现,以及对社会心理和人情世故的细腻洞察,都显示了岳枫的导演技巧已近炉火纯青。世家子程庆有(雷震饰)不顾家庭反对,爱上了身份低微的女艺人金莲花(林黛饰),而对奉父母之命迎娶的妻子沈淑文(同样由林黛饰演)不闻不问 ;在道德与情欲之间苦苦挣扎的金莲花,亦在重重压力之下选择出走。就在这场跨阶级的爱情即将寿终正寝时,剧情峰回路转,创作者安排两人在一列火车上重逢。

1937年, 日本战机轰炸广州 , 八和会馆被炸。抗战胜利后的第二年 (1946年) , 在恩宁路重建八和会馆。

(24)岳枫在晚年接受采访时,以不无耸动的口吻讲述了这次充满戏剧性的旅程,并指内地变动不居的政治局势(尤其是极“左”文艺思潮)是阻碍其返回内地的主要原因,详见罗维明访问、何美宝撰录《枫骨凌霜映山红——岳枫导演》第66页。

粤剧名列于2006年5月20日公布的第一批518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内。2009年9月30日,粤剧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肯定,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5)关于20世纪40年代末期黑色电影兴起的背景、特色及流变,可见罗卡《战后上海和香港的黑色电影及与进步电影的相互关系》,《当代电影》2014年第11期。

对媒体,为了不给男方家庭带来生活上的困扰,她一直称颜良龙是她的朋友。即使在1999年,白光带着颜龙回到台湾领《一代妖姬》金马奖特别奖时,当时二人已经结婚,却对外只能说是朋友。那时,他们已经厮守将近30年。隐忍着在心底的爱,于她,虽然煎熬痛苦,但却如常年漂泊的心找到了温暖的港湾,是莫大的福气。

王人美(1915~1987)电影表演艺术家。原名庶熙。原籍恻阳。1927年人上海美美女校就读。1931年后主演或参加演出《野玫瑰》、《芭蕉叶上诗》。所主演的《渔光曲》于1935年在苏联第一届国际电影节上获荣誉奖。1950年从香港回上海,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相继拍摄《两家春》、《青春之歌》等影片。197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名誉理事。著有《我的成名与不幸》等。王人美,湖南浏阳人,生于长沙。1926年考入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1927年,王人美到黎锦晖创办的上海美美女校学习歌舞。黎锦晖亲自为她改名为王人美,将这女孩列入王家的“人”字辈,是要破一破女性不入家族辈分的旧习。在美美女校学习歌舞期间,王人美就跟着黎锦晖学习歌舞,王人美果然没辜负期望,成为上海著名的歌舞明星。同年王人美到上海加入中华歌舞团。1931年加入联华影业公司为电影演员,明月歌舞剧社改组为联华歌舞班的当年,王人美在孙瑜编导的《野玫瑰》饰主角。该片公映,王人美一举成为明星。1935年入电通影片公司。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王人美拒绝为日寇拍片,积极参加抗日活动并参与了以“七七事变”为主题的大型话剧《保卫卢沟桥》的演出。抗战期间她主要从事话剧活动,后战火蔓延,转移到昆明大后方,由于英文优秀,王人美报考去了美国的一个救济总署做打字员。抗战胜利后返回上海,为防国民党对进步艺术家的迫害,在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关怀下,王人美等一批影剧名人避居香港。1949年12月随港澳电影界观光团回广州参观,受到广州市长叶剑英、司令员陈赓设宴招待。

在亦舒的小说里,女主角一失恋,回了家收音机里肯定在播放白光的歌,“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在港台文化圈里,白光就是一个听觉的记忆符号,跨越时代映衬着当下的背景。

1949 年,白光去香港加盟了长城影片公司,先后拍摄了《荡妇心》《血染海棠红》和《一代妖姬》三部影片。

在香港进行创作的二十余年间,上述矛盾的面向在岳枫的作品中亦有所体现。岳枫在战后香港电影史上的独特意义在于,他能够将娴熟的电影技巧与对人性、人情的细腻洞察相融合,并且因应市场及政治环境的变化及时做出调整,在传达道德教化观念的同时,表达对历史及自身离散经验的反思,拍出具有娱乐价值的影片。在拍摄《花街》期间,岳枫在接受访问时颇为感慨地说道:人在历史的齿轮上滚来滚去,滚得遍体鳞伤,历史似乎仍不肯对人宽恕。”(31)这句意味深长的话,恰是作为个体生命的岳枫与历史遭遇时的真实写照,亦透露出“南下影人”难以摆脱的精神创痛和委屈自怜的离散经验。

两人的蜜月期很快过去,也暴露了越来越多让白光难以忍受的现实。她发现丈夫焦克刚是个典型的“妈宝”,什么事都要听妈妈的,非常没有主见。不久后便每天待在家里,经常睡到下午,然后开始打麻将到凌晨三点,再继续吸鸦片到五点,躺上床睡觉到第二天下午,无限的循环反复。

英茵,原名英洁卿,小名凤贞,1916年3月28日出生于北京。英茵是英华之女,英骥良的妹妹,英若诚、英若识、英若聪的姑姑,英达、英壮、英宁的姑奶奶。英茵毕业于北平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从师范学校毕业不久,她就奔赴上海,先后在明月歌舞团、上海联华影业公司歌舞训练班学习并开始舞台演出。1936年,英茵进入明星影片公司,相继在影片《生死同心》、《清明时节》、《压岁钱》、《十字街头》、《社会之花》中饰演重要角色,并主演了影片《梦里乾坤》。抗日战争爆发后,迫使英茵不得不暂时中止在银幕上进一步施展才华。

1889年, 粤剧艺人在黄沙买地, 并建起一座可容千人居住的大厦八和会馆,而名不见经传的黄沙自有了八和会馆后, 日渐兴旺发达起来, 成为西关旺地闹市, 也成了旧广州一风情景观。

但作为一个女人,她始终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在她事业的巅峰时期,又嫁给了另外一个人——美国飞行员艾瑞克,一个著名影星嫁给一个美国人,在当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足以轰动一时。

二是 “八”字意指对行的人,人字上面分开就是八字,和者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开创粤剧新天地,两种涵义,均强调和为贵、和为上,为戏行先贤的精髓所在。

然而这次离开,却是用了两年的时间战斗得来。两年的时间里,白光花了许多金钱和精力,光是开庭就有20多次,她早已疲惫不堪。当官司胜诉时,面对媒体的提问是否对方是为了她的钱时,她一口否决。夫妻一场,无论怎样,既是心甘情愿的选择,便也要心甘情愿的接受它所带来的所有。来去洒脱,不给你添麻烦,这就是白光!

中国电影女演员。原名金慧琴,曾名金秋。原籍江苏苏州,生于上海。1950年参加东北鞍山市文工团任舞蹈演员。1952年入东北鲁迅文艺学院表演系学习。1953年起任东北人民艺术剧院演员。先后在话剧《尤利乌斯·伏契克》、《美丽的姑娘》、《日出》中饰演重要角色。1956年参加第一届全国话剧汇演,在《前进再前进》中饰女主角,获演员奖。1958年参加拍摄影片《花好月圆》。后任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1959年在《我们里的年轻人》中成功地饰演农村女青年孔淑贞。1960年被文化部授予“二十二大明星”之一。1975年入峨眉电影制片厂,先后在《我的十个同学》、《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等影片中饰演角色。1984年与红怡等人合作创作电影剧本《大雁北飞》,并担任女主角摄制成片。1987年调往深圳电视台工作,任导演。执导了电视剧《升华》、《豪华聚餐会》和大型歌舞电视片《歌舞荧屏--深圳》。

3.在城市化进程中,新移民的增加,多种方言并存,使非粤语表达的艺术形式成为广府地区的主流文化,粤剧生存空间日益减少。外来人口所带来的异地文化,对本地人的文化生活也产生了影响,粤剧生存发展还受到外在环境的严重挤压。

建于旧城区民居之间的八和会馆面积虽小 , 但它对粤剧艺人的凝聚力和吸引力却是奇大的。

(17)[ 美 ] 张建德《香港电影 :额外的维度(第 2 版)》,苏涛译,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24页。

* 本文系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冷战’与华语电影的历史叙述 :以香港为中心”(项目批准号 :18XNI005)之成果。

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我的心也碎?我的事都不能做...... 更不管地多么厚?只要有你伴著我?我的命就为你而活......

中国人一向称赞淑女,钦佩侠女,崇尚烈女,意淫仙女,害怕妖女。王小波比喻,“(文化人)可不要受她的勾引,和那个妖女睡觉,丧了元阳,走了真精,此后不再是童男子,不配前往西天礼佛。”

她最辉煌的时期是在三、四十年代。她的气质富丽华贵、雅致脱俗,表演上温良敦厚、娇美风雅,一度被观众评为“电影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