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个共通的故事架构的探寻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从布拉格学派到二十世纪早期的俄罗斯形式主义者,从诺斯罗普·弗莱的《批评的剖析》到克里斯托弗·布克的《七个阴谋》,许多人都将理解故事的构造方法视为己任。在我这一行里,这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条产业——有关编剧的著作成百上千本地出版,却几乎没有任何关于电视节目制作的有用书籍。我读过其中的大部分,但读的越多我就越为以下两个问题所困扰:

过去的100年中,几乎每一位重要的艺术家,从修拉到马蒂斯、毕加索到蒙德里安、贝克曼到德·库宁,都曾在学院派绘画中受训颇多,或者说自己埋头苦练。他们与这种不依不饶的、真实存在的主题进行了长期的斗争,却最终证明了这些主题是现代主义能取得真正正式成就的唯一基础。只有这样才能在延续传统的过程中赢来彻底的变革,且它的结果要比一场即兴表演好……蒙德里安格子画中的形而上之美源于他对苹果是有形之美的把握。

上帝颁布戒令要求第十二页上必须出现煽动事件的吗?又或者成为英雄的旅途共分成十二个阶段?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通过提出这样两个简单的问题——故事的特点是什么?它们为何反复出现?——我打开了一扇通往历史积淀的大门。不久我便发现,三幕式结构并非现代的产物,而是对一种原始事物的表达;现代三幕结构是针对观众注意力集中时间日益缩短而做的调整,同时也是幕布这一发明所带来的产物。也许更为有趣的是,从十九世纪法国戏剧家尤金·司克利卜和德国小说家古斯塔夫·弗雷塔戈,到莫里哀、莎士比亚和琼森,借由这几位大家之手,五幕戏剧的历史将我一路带回到了罗马时期。我开始认识到,如果真的存在一种故事原型的话,它必须对任何一种叙述结构都适用,而不单单只用于编剧。除非所有的故事都按照同样一个架构进行讲述,否则就不存在所谓的“模式”一说。如果讲故事有一个共通的框架,那它必然是昭然若揭的。

这是《阿凡达》还是《风中奇缘》的桥段?电影的故事似乎异曲同工。有些人甚至曾指责詹姆斯?卡梅隆盗用了印第安神话。但是其中道理呢,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不只是这两个故事,天下所有的故事背后都有相同的模板。

这就是讲故事的魔法钥匙了吗?下此傲慢的结论前需要小心——整理、阐述和分类并不意味着真知灼见。如果否认叙述中存在的巨大差异和它们多方面的特质,人们很有可能沦落到《米德尔马契》中卡索邦的下场。那是一副被榨干了的皮囊,无视生活,却想法设法去阐释它的真谛。将动人奇观归结于科学公式,解开彩虹的秘密,这是多么诱人。

查理·考夫曼致力于推进形式之间的界限,他比好莱坞界的多数同行做得更努力。他进一步认为:“有一种固有的电影剧本模式,叫做三幕式剧本,每个人似乎都被它束缚。我对它不怎么感兴趣。比起多数电影剧本作家来说,我认为自己对结构更感兴趣,因为我对其有研究。”但是他们的抗议声更大。黑尔的《锌床》(探索了成瘾这一议题)和考夫曼创作的电影剧本《傀儡人生》,二者都能作为经典故事模式的完美例子。无论他们多么讨厌这种模式(个人认为愤怒使他们露了陷),他们也不可抑制地遵照这张蓝图创作,即使他们公开对其表示憎恨。为什么?

一个社群发现自己岌岌可危且得知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踏上漫漫征程寻回“灵丹妙药”,此时社群中的一员将会踏上危机四伏的旅程、前往未知之境……

http://www.sheldonharvey.com http://www.weareprettypleased.com http://www.belladonnacornwall.com http://www.checkboyradio.com http://www.sonicemeetingyou.com http://www.euroeLsav.net http://www.w88wshow.net http://www.qzsqsh.com http://www.morganriver.net http://www.prajaktamalvade.com http://www.0r9u8.asia http://www.w88wclub.org http://www.games66.net http://www.copy-creators.com http://www.mailman-hand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