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 年 6 月,披头士的第 8 张录音室专辑《胡椒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团》发行,它被不少人认为是披头士最重要的专辑,里面那首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是否真的是暗示 LSD,列侬一直没有承认。但粉丝们都这么想,披头士致敬音乐片 Across The Universe 选择这首歌作为结尾,画面光环迷离。BBC 后来倒是禁播了专辑里的另一首歌 A Day in the life,因为里面提到了 A Trip。

出发前,霍夫曼喝下 250 微克经水稀释的 LSD,助手后来说他们骑得飞快。据霍夫曼回忆,他眼中的巴塞尔街道成了天堂地狱交织的场所,送来牛奶的邻居成了邪恶女巫。经过最初的惊惧,他开始享受万花筒般的世界,门把手和过路车辆的声音都幻化成了视觉呈现在眼前。第二天早上醒来,霍夫曼觉得神清气爽,万物都闪烁着新鲜的光泽,早餐也比平时更好吃了。

偶然见看到这部影片让我大吃一惊,实在是这部影片利用的元素太过敏感了,这个敏感的词汇就是“毒品”

从 1965 年的《橡胶灵魂》(Rubber Soul)开始,披头士的歌词不再只唱情歌。在 The Word 里,爱的观念超越了煤气厂角落的性爱描述;Nowhere Man 则检视迷幻药体验下的内心;She Said She Said 的灵感来自列侬第二次幻游的经历;吉他手乔治·哈里森第一次弹起了印度西塔琴;Tomorrow Never Knows 的歌词几乎都出自利里的《显灵体验》。

连蒂莫西·利里也主动跑来为个人电脑背书,在 90 年代把他的名言改写为“开机、启动、接入”(Tum on, Boot up, Jack in)。

他的几个学徒也有自己的专属产品,比如 Nicholas Sand 和“橙色阳光”。2009 年《国家地理》关于 LSD 的一条纪录片中,Nicholas Sand 说他整个“职业生涯”制造了约 30 磅 LSD,足够进行 1.4 亿次幻游。

集撩妹,治病,按摩,杀人于一身!如此全能的神秘汤力水,毒物菌觉得唯一能和它比的,恐怕,也就只有我大天朝的风油精了吧~

当然,用过 LSD 的人千千万,盖茨和乔布斯也只有那两位而已。并且个人电脑的出现本身还是建立在 1970 年代芯片技术突破之上,英特尔成功将摩尔定律推进下去,让电脑变得廉价成为可能。

本月3日开始,金星来到了双鱼座。双鱼座是金星耀升的位置,用大白话来讲,就是金星能量得到增强,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在金星双鱼时期,爱的语言可以无界限的表达。那么爱情又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Album Rock,专辑摇滚时代这个摇滚史的名词就是专门用来形容 60 年代中期摇滚乐的变化。

药品被禁止,年轻人们也老了。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在 1980 年代顺应里根总统创造了新保守主义,成为了“雅痞”。他们在经济上保守物质,但在社会价值上仍然不甘心被收编,在 1990 年代他们又选出了克林顿。

对于这么一部敏感尖锐话题的影片能有7.6的分数我并不好奇,优秀的作品从来都不会应为话题而没落

伦敦帝国学院神经精神药理学教授 David Nutt 认为,LSD 的作用可被看作是扭转了我们从婴儿到成年后的诸多限制性思维。Nutt 激动地表示,他们等这个结果等了 50 年,其重要性对于神经科学来说,“相当于希格斯玻色子之于粒子物理学。”

田启高,现居郑州。2010年组建佛跳墙乐队,发行单曲MV《假面舞会》;2014年组建玛尔斯乐队,发行同名专辑《玛尔斯》;2016年开始个人音乐创作,2017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My Friend》,代表作《My Friend》、《卿怀袖》等。

在2015年,一架俄罗斯航空公司Metrojet的客机遭到袭击,飞机上224人全部遇难。而造成事故原因的是机上一个装满液体爆炸物的软瓶把机身炸出了个洞,从而导致高空飞行的飞机舱内失压。

今年是 LSD 的 75 周年。1943 年 4 月 19 日,瑞士化学家阿尔伯特·霍夫曼(Albert Hofmann)和助手骑自行车从巴塞尔的实验室回家,那也是世界上第一次完整的 LSD 幻游(Trip),之后被人称为自行车日(Bicycle Day)。

”如果不可预测依然是这种药物的特性,它就很难进入社会。”杰斐逊飞机的主唱 Grace Slick 曾在一部 LSD 的纪录片中说,“一方面,我会说它是一种‘绝妙的启迪’,另一方面,‘小心’,因为你可能跳出窗外。这就是问题所在,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蒂莫西·利里(Timothy Leary)是那个年代最卖力推广 LSD 的人之一,被美国媒体视为 LSD 的代言人,尼克松说他是“美国最危险的人”。1960 年夏天,刚刚经历第二次离婚,第一任妻子自杀的利里在墨西哥度假村首次尝试了墨西哥毒蘑菇,回到哈佛后,他开始了对毒蘑菇的主要致幻成分——费洛赛宾(Psilocybin)的研究。他和助理教授理查德·阿尔伯特在学生志愿者和监狱犯人身上做实验,希望这种天然致幻剂能像宗教一样教人向善。

敏感性又是一个恼人的东西,在爱情中拥有过度的敏感性,也许对方一句无心之话,或者无关的一个眼神,都会让你开始怀疑这段感情,或者感到受伤。又或者无意间让别人对你产生误会,以为你在散发爱的电波......

《绝命毒师》中,老白的另一个身份海森堡烹制的冰毒因为极其纯净,呈现出天蓝色。这个设定几乎肯定是来自奥古斯塔·奥斯利·斯坦利三世(Augustus Owsley Stanley III),斯坦利被大家叫做“旧金山名誉市长”,他改良了山德士制药发黄的 LSD,提纯后的产品纯净无色, 在暗处摇晃时还会自己发出荧光。

苹果那著名的 1984 广告就是那场胜利的写照。广告里巨大的电子屏幕上是老大哥在讲话:“今天我们欢庆《信息纯净法案》诞生一周年纪念……”底下的追随者都如同进行了额叶切除手术般木讷,而一位白衫红裤的少女冲了进来,把铁锤扔向屏幕。

LSD 在硅谷成了另一种“聪明药”(以一种兴奋剂“安非他命”为主要成分),就像华尔街曾经的流行一样。

像盖茨一样,乔布斯其实也在 21 岁创办苹果之后就不再服用 LSD。“苹果一成立,史蒂夫就非常专注于让它成功......他不需要迷幻剂。”根据计算机科学家、苹果的早期员工 Daniel Kottke 在乔布斯去世后的采访,他们当年都阅读过《此时此地》(Be Here Now)这本书。书的作者正是利里在哈佛一起研究 LSD 的助理教授理查德·阿尔伯特。

75 年后,LSD 再次复苏。美国年轻人通过各种渠道买它的人变多了起来。与此同时关于 LSD 科学研究也在近几年被重拾起来,探索它对于人脑的影响以及医用可能。一个个研究成果的披露都在提醒着,我们对于这个影响一代人的创造物是多么一无所知。

田启高的音乐人身份曾经多变,好像一个在游乐场里东躲西藏的顽童,这顽童曾经是田启高。如今沉静下来,从内心深处出发,从灵魂深处醒悟,在匆匆时光里漫步,在平素生活中攫取,提炼出一首首歌曲,没有杜撰没有虚妄,就这样将这些新鲜饱含汁液的歌唱出来,让听者获得喜悦满足,歌者亦然。

流行音乐历史上的种种流派总是会和药物扯上关系。爵士乐和海洛因,嘻哈和可卡因,朋克和安非他命,以及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的迷幻摇滚(Psychedelic Rock)。

有些情话朴实无华却感人至深,它不是“我爱你”,“让我来照顾你”,它只是一句简单朴实的“我放假了,会送红豆汤给你。”

中情局研究吐真剂一开始是为了辅助审讯。一份报告显示,中情局曾给一名美军高级官员服用 LSD,结果他供出了军方的一个顶级机密。但随着实验深入,他们发现 LSD 会让服用者产生幻想,招供的内容很可能有误。于是中情局又开始把它当成抗审讯药来研究,甚至常常在未行告知的情况下给一些军人下药,观察他们的反应。

但具体到技术的实现,并没有什么是必然的。不论万维网的结构、鼠标的出现、还是被 Macintosh 普及的人机交互界面或者 iPhone 开始的多点触控交互方式,它们都是特定人在特定时间所做出特定选择的结果。

此时的旧金山已经聚集了越来越多逍遥的青年,房租上涨,人们转移到较便宜的海特区(Haight-Ashbury),毗邻旧金山州立大学。旧金山在 1950 年代中期本就是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的偶像们的聚集地,诗人在这里创办“城市之光”书店,诗人艾伦·金斯堡在这里念出震撼美国的诗歌《嚎叫》:“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挨着饿歇斯底里浑身赤裸,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寻找狠命的一剂。”

音乐和药物的结合让 50 年代英美社会的暗流浮出水面:反战情绪、反核武器的思潮、一切反文化下的作品、诗歌和音乐都在滋长。新一代的乐手没有转向已经变得过于自省、复杂、精英化的爵士乐,而是加入了摇滚乐的配方,滴入安非他命和后来的 LSD。

那些痛心的记忆,此刻似潮水,涌上心头,无法退去。那日,你苍白的脸还挂着淡淡的笑,而我,爆着血丝的眸子里装着满满的担忧,你说,不要怕,即使你不在我这个世界,你也会在另外一个世界看着我,守护着我,而你希望的便是我好好活着,闯出一片天,踏出一片地。当我抱着你冰冷的小身躯,然后看着你被深埋黄土之下时,泪,汹涌肆下,不记得什么时候,我才稍稍释怀。

1960 年代曾进行 LSD 研究的实验精神病学家 Oscar Janiger 在一篇 1999 年的文章中说,他的研究发现一些服用 LSD 的艺术家拥有一个“学习曲线”,他们会逐渐找到在 LSD 状态下寻找创作灵感的方法。但他表示“即使在我开始研究的 45 年后,依然没有明确界定 LSD 核心要素的科学共识,也没有研究阐明 LSD 激发创造力的具体机制。”

比如说,如果被抛弃是你的议题,那么我们就会倾向吸引那些会抛弃我们的人。在这个过程中,这个抛弃我们的人,往往就成为我们的老师。

这样的旅程在之后 75 年里被数千万人重复。在 LSD 最火的 1960 年代,它直接催化了美国的嬉皮士运动,在美国和西欧影响了一整代人、他们的流行文化、甚至于个人电脑的发展。乔布斯曾说使用 LSD 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三件事之一,直到 2007 年 iPhone 发售后不久,他还在电话里对一位研究人员说:“不如把它倒进自来水里,让所有人都 high 起来。”

有人说,时间会让你慢慢淡忘一切,而我,却因为时间而加深了对你的情谊。如果说母亲是我的根,那你就是我的茎,这是何等之重,就可从其而知了。流年带不走我对你的友谊之情,生死之义。

1969 年,依然在坚持研究 LSD 的保加利亚精神病学家玛丽娜·博亚德耶娃完成了她的论文——“通过 LSD-25 引导的拟精神病行为进行的实验性精神病学研究”,凭此获得了索菲亚医科大学医学科学博士学位。?当她想要在军方的要求下进一步研究时,一直以来为她提供 LSD 的山德士公司代表伯奇先生说:“对不起女士,我们已经把所有库存销毁了。”

由于大量研究集中在美国,美国禁了之后,制药公司没有动力继续生产 LSD。很快,所有的科研项目都无法拿到 LSD 进行研究。1971 年,联合国精神药物公约要求签约国禁止 LSD。个人还是很容易在各种渠道买到 LSD,但科学家不能这么干。就像《LSD?与美国梦》的作者 Jay Stevens 说的:“60 年代真正终结的是对 LSD 的科学研究。”

丹的家庭没有提及,而卡斯珀则像是他精神上的父亲,他盲目的相信他的一切,甚至带着糖果和他一起注射高浓度的吗啡,那大概是他们第一次的毒品体验,然后他们就再也离不开这种糖果了;

照头上浇一瓶,瞬间给你炸醒!这还仅仅只是头部,接下来的全身按摩...毒物菌十分好奇如果摸在不可描述的位置会是什么感受?

http://www.hoteldelvallesj.com http://www.pacquiaomosleylive.com http://www.asbestosmatters.com http://www.1462s.asia http://www.thisisgreekdom.com http://www.w88wclub.net http://www.1l6lu.asia http://www.forestandcrow.com http://www.bettingbookmakers.net http://www.glimpsetoursindia.net http://www.az-sunnah.com http://www.1l0jq.asia http://www.homesofsurrey.com http://www.msvanpraagscLass.com http://www.awesomehoodi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