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ckets: 80 rmb(60 rmb under 10years old)

在Rubber Soul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再单一的女性形象——在社会对职业女性的存在依然怀有着强烈不信任的1955年,披头士的歌词对于女性身份和女性魅力的多重可能性进行了探索。在这张专辑中,我们可以看见一个要雇保罗当司机的洛杉矶观光客(drive my car),一个忙于工作而无暇回电话的独立女性(If?I?Needed?Someone)和一个不顾在浴缸里呼呼大睡的约翰,自己早起去上班的切尔西姑娘(Norwegian Wood)。

Julie:“我十五六岁的时候一直不停地听这首歌,Paul的声音与弦乐,还有天堂般的伴唱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就像吃香草布丁(美国黏黏的那种)一样,味道温和,但又非常舒心,让你觉得这种黏糊糊的感觉还挺好的。”(什么形容......)

The Beatles披头士乐队,成立于1960年英格兰利物浦。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曾拿下14项格莱美奖,获不列颠帝国勋章......是摇滚史上最重要的摇滚乐队之一。如果你还不知道披头士,没问题,你一定听过他们的歌 "Yesterday""Norwegian Wood""Help""Hey Jude""Please Please Me""Love Me Do""Let It Be""I Want Hold Your Hand"......如果这些你都没听过,没问题,你一定和孩子们一起唱过"Yellow Submarine"(黄色潜水艇)。

Michel Gondry:“在我一生中,每次朋友看见我都会对我唱?‘Michelle, ma belle’。然后有一次我被要求为Paul McCartney做一个视频。我正好在走廊碰到了他,经过的时候他也唱起了‘Michelle, ma belle’。所以我觉得这就是给我写的歌,至少我有原作者的官方认证了吧。”

Beatles的第二部電影Help!大概遠稱不上成功,但這張原聲碟卻大紅大紫,"You've Gotto Hide Your Love Away" 、 "Ticket toRide" 和 "I've Just Seen a Face"都是Beatles的名曲,更不必提那首家喻戶曉路人皆知的Yesterday。滾石的編輯認為這張專輯雖然沒有讓Beatles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但卻為Rubber Soul掃平了道路。

當時,“披頭士”樂隊正處在十字路口。他們停止了巡迴演出,厭倦了烏央烏央的狂熱歌迷。他們嘗試了LSD人工緻幻劑,1967年釋出了里程碑意義的專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並且已經開始因為興趣不同而漸行漸遠。他們尋找著某種宇宙關聯,而印度大師和符咒正在風靡。

引領風潮超過五十年的The Beatles披頭士樂隊,重新定義了流行音樂與唱片產業,他們是第一支從英國登陸美國,並引發世界各地樂迷爭相追逐的樂隊,也是第一個在棒球場舉辦「巨型搖滾演唱會」的樂隊,更是第一個舉辦世界巡迴演唱會的樂隊,甚至讓「披頭士狂熱」(Beatlemania)這個詞句被正式收錄於字典中。他們引領了轟動世界的音樂文化入侵浪潮,更是影響了自60年代至今無數搖滾與流行音樂人的思想與音樂。樂隊作為一個音樂文化的革命者,他們不僅擁有世界上最高,而且令後人難以企及的唱片銷售紀錄,而且他們的文化影響力也早已超過了其藝術的本身。The Beatles披頭士樂隊堪稱流行音樂和流行文化的標誌,同時也成為了英國文化和英國歷史的一個商標。

在音乐平台上,网友们有的掩饰不住地表达激动之情:“良心播放器!”,有的则展现出对某首歌曲特别的钟爱之情:“买了这张专辑就为了听这首原版”,有网友更称,早上起来就发现评论区炸裂了。

Regina: 它的弦乐中透露着那样一种情绪,既能令人伤感同时又莫名欢快,真是一首极其激昂的歌。

推荐人:Van McCann,来自乐队Catfish & The Bottlemen

*大量翻唱歌曲使這張專輯被很多人視為一種倒退。封面上甲殼蟲嚴肅而疲倦的表情似乎正反映了他們當時對大量巡迴演出開始感到厭倦。但另一方面,考慮到他們當時緊張的日程表,這似乎是相當不錯的成績。專輯中原創歌曲內容的嚴肅性有所加強,因此它仍然是一種前進。

他们的歌曲中首次出现了“我好爱你”以外的尖锐情感——迷茫和愤怒占大多数。他们企图使用伴奏和歌词大意之间的不协调性制造出一种嘲讽的观感(个人拙见)

1960年3月,約翰·列儂的大學同學兼好友,才華橫溢的貝斯手斯圖亞特·蘇茨裡費(StuartSutcliffe,出生於1940年6月23日,1962年4月10日因突髮型腦出血病逝)加入了Quarrymen樂隊,同時他建議樂隊更名為甲殼蟲樂隊(the Beatles),1960年夏天,Quarrymen樂隊把名字變更為銀色披頭士樂隊(the Silver Beatles),一直缺乏固定鼓手的樂隊也找到了合適的鼓手彼德·貝斯特(Pete Best,1941年11月24日出生在印度Madras市)加入,同年8月份,樂隊正式定名為披頭士樂隊(The Beatles)。隨後披頭士樂隊前往聯邦德國的漢堡作為樂隊在歐洲的起點,但是漢堡的經歷卻為披頭士樂隊潑了一頭冷水。在漢堡,劈頭士樂隊雖然非常成功的在當地的一些俱樂部站住了腳,並且成為了當地一支小有名氣且頗受歡迎的樂隊,但是在1960年末,由於喬治·哈里森尚未成年,所以他們被西德方面遣送出境,披頭士樂隊再次回到了英國的利物浦,但是樂隊通過在利物浦的一些演出漸漸成為了當地較為知名的小樂隊。

*當然,專輯裡包括了單曲唱片的四首歌,所以他們只需要錄10首歌就行了。那一天他們實際上錄製了11首歌,其中的Hold Me Tight儘管錄製了13遍,但仍然不能令人滿意。這首歌後來重新錄製後在With the Beatles專輯中發表。

Saul:“我爱'Anna'这首歌,它的副歌充满活力。我以前和Nathan(乐队另一人)夏天一起住在巴塞罗那,然后我们在街边卖唱,就会每天表演这首歌不下十次,还有Roy Orbison的'Crying'。这是首很简单的歌,也正好是一首很棒的歌,很适合演唱。”

他们在二十出头的年纪被现实牢牢地困住了。他们必须得找到出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便是。”

而当到了七月份再次录制“Revolution”时,Emerick决定将Lennon和Harrion的演奏加入更多的失真效果,并且直接通到混音台,通过增加输入前级,然后将信号再通入到第二个过载前级上。“我还记得当我走进控制室时,他们正在进行对音色的控制,”Abbey Road录音棚的工程师Ken Scott回忆道:“那时候控制室里里站着John、Paul和George,他们通过直输调音台的方式正在进行演奏。所有的吉他失真都来自于桌面上的麦克前级。”在Emerick的回忆录《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中,他还曾经提到过:“这种过载前级的录音方式使得控制台过热,我那时候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我自己是录音室的经理的话,我肯定把自己给开了。”

这首歌,连带着整张Help!,体现了披头士在音乐风格融合上的才华,也预示着其在接下来的音乐生涯里将要释放的多样性——当然,这也只是我的后见之明了。

它简单的语言具有诗意又绕人心头,道出了人生的秘密——任何事都不能永恒,人们会带着玫瑰色的眼镜看待过去,时间在一个人的生命里会忽快忽慢。这是一个有些残酷的观点,但也确实经过了时间的考验。(这个写的真好!!!)

这份调查分析了披头士在1961~2001这40年间,作为团体或个人所出的130多张唱片、1800次录音,还有包括他们主演的专题电影和纪录片在内的40多个小时的影像资料,以及各种专辑介绍、主要采访、所出的书等等,将里面所有讲到关于吃喝的都记录下来,放在数据库里。

18. ?Here Comes The Sun - The Inner Light (Transition)

在完成Let It Be之後,甲殼蟲四人組合著手製作他們作為一個樂隊、一個組合的最後一張專輯。這之後,樂隊成員將各奔東西。由於這張專輯是在倫敦的阿比大街(Abbey Road)錄製的,所以Beatles將其命名為Abbey Road。

也就是在这一年里,披头士(The Beatles),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团体,在英国利物浦一辆双层巴士的顶上成立了。

《Milk And Honey》,则是录制于列侬生命最后一个月里。2001年,小野洋子重新发行了这张专辑,增加了一段22分钟的对列侬的采访录音,这是他遇害前那个下午接受的访问,也是他最后留在世上的话。

对于这场“乌龙”,网友们显然是见怪不怪,纷纷表示:他俩的故事,只想听结局不想看过程了。

许多在Beatles For Sale里的歌曲都可以在乡村音乐中找到一些微妙的线索,但是"I've Just Seen A Face"所受的影响比他们之前任何的歌曲都要大。McCartney甜美(又一次甜)地讲述了一个机缘凑巧的童话,重述了一次让他害了相思病的邂逅。

同时,Martin Lewis也是一位美食爱好者,他说,对他而言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胜过食物的,就只有披头士乐队了。所以他就干脆又从食物的角度入手把他们的歌研究了一遍,“也正好可以发现是哪些食物促成了这么多伟大的音乐。”

19. ?Come Together - Dear Prudence - Cry Baby Cry (Transistion)

09. ?Something - Blue Jay Way (Transition)

Pete Shelley: 我和我的朋友曾经在学校里一起用木吉他演奏Beatles的歌曲。我记得有一天早上,我在听“Revolution”,这首歌震撼到了我: “对!这就是我要做的!” 然后我冲到了一个电话亭,打电话叫起我的朋友,和他说: “我们组一个乐队吧!"

*2016年重新數位錄製版本專輯加收4首取自1964與1965年披頭士合唱團於傳奇搖滾聖地Hollywood Bowl現場演出曲目

LA-based dubstep producer 12th Planet blasts into Beijing this May performing at newly opened Gongti club Hustle. Widely credited for bringing bass music and dubstep into mainstream North American music, 12th Planet has collaborated with the likes of Skrillex, Datsik, Plastician and Skream.

Harry:“这是我最喜欢的Beatles的歌了,没悬念,选一百次也一样。这首歌就是非常完美——通俗易懂,也就几分钟长。所有的歌词,每行、每个字既简单又恰到好处。”

这是Lennon最早具有恶作剧性尝试的作品之一,通过无线电波里的歌声公然宣传药品,想让整个国家服用精神性药物,从而上升到更高层次的思想。

Kristian:“在The Beatles里我最喜欢的就是Paul McCartney傻傻的歌了,里面了包括了他的幽默感、含糊的叙事还有各种异想天开的想法。我觉得这首歌很像Tiny Tim(美国音乐家)而我又很喜欢Tiny Tim。我喜欢听他在最后上高音(这首歌)吉他的部分也很简单。

4 DISTRIBUTION: Where can I get a copy of the Nanjinger?? Is something we at The Nanjinger hear all to often. Well, a handy list of all our distribution points for physical copies of the magazine around the city is now available under the magazine section of our WeChat subscription page.

这些专辑中,《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更被《滚石》列为“史上最伟大的500张专辑”之首。

這處散發傳奇色彩的靈性靜修之地於1961年創辦,由瑪赫西大師把“超覺靜坐”介紹給西方的那位身材瘦小的神祕主義者,如今已被廢棄多年。2015年,該林業局終於開始允許付費的遊客在荒草叢生的院子裡參觀,那裡的牆上到處是五顏六色的塗鴉壁畫。

Little Boots: “我十六岁的时候非常沉迷于The Beatles. 我在那时真正开始玩音乐写歌。你能感觉到他们从歌里表达出与听众间的心灵感应。我想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音乐不是一种一次性用品。这首在‘Revolver’里的歌是那样感人又亲切。”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W88 Casino Online 1XBETsports FUN88 1XBET w88sportonline scr888 online casino scr888onlinecas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