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静静聆听 水木当代艺术空间 北京798

2016年那个绣球花开的夏天,曾经看到的美,曾经感受到的美,至今还在记忆中存在着。

投稿内容:古诗词、现代诗、散文及各类原创文学作品、原创摄影作品、原创书画作品、原创音频、视频作品。

2、每月评选两期,每期对前(后)半月刊发诗作进行投票评选,按阅读量最多只取前30名参加投票。

《下一首悲哀》——词:单色凌、曲:单色凌、编曲:胜屿、唱:单色凌 & 梦岚

大小表哥欲为其母(我的大姨妈兼二伯母)印回忆录,命作读后感一篇缀附于后。近来事多事杂,脑中各种纷繁琐碎,无从理清头绪,虽拜读回忆录数遍,却总是多感慨而怕写字。昨晚用了一晚上的功,杂成此四章,有点端,有点装——却也自喜有真情,无虚意,腆存之。

嗯,淑琴的水果那钱还有昨天要给室长的伙食费我都给了。你就不要给他们了。反正我也不知道到底欠你多少钱你欠我多少钱了。不过,有时候感觉有个人要我去收拾残局也挺好玩的。有种被需要的感觉。我这人又特吃软不吃硬。这种感觉,会让我很开心呀。

那天,我们走过长长的参天古木掩映下的幽静的石径,到镰仓文学馆。西洋风格的两层楼建筑,据说前身为元侯爵前田利嗣的别墅,后由前田家出面捐赠给镰仓市政府,以文学馆的名义于1985年开馆。当日参观者很少,我们慢慢地观展。在一楼,竟然看到作家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雪国》,夏目漱石的《门》等作品的手稿原件,还有一些曾经用过的物品等。

2012: 融合,开拓海归中国艺术家艺术展 世纪坛艺术馆 北京

文革我在这里叙述的是二十年前,或是三十年前的故事,一些人与事件、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北京地下艺术和它生存与成长的环境。而其间“无名画会”是我生命与情感弥足珍贵的一部分。每每想起那个时代,似乎依然离得太近,因为柔情与苦恼依然存在。不记得是谁曾说过:“在一生的薄暮时分很难想起和理解它的清晨……光线是不断变化的,对所见事物的理解也不断变化着的。”我始终无法用轻松惬意的口吻谈论过去的那个年代,玩世主义、调侃的姿态也只有六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们可以做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发生的革命对人性、文明、社会和文化艺术的摧残扭曲是毁灭性的。社会弥漫的高压政治气候令人窒息,触目所及是人的权力欲望、生杀予夺。时而所闻某人刹那消失。艺术沦为疯狂的宗教般的政治迷狂的工具。理性与良知只能跛脚独行。文革由除四旧开始,那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我和姐姐一起加入了卖书的行列,身前身后一辆辆手推车,书像山样堆积。莎士比亚全集、俄罗斯文学、古籍、鲁迅文集、甚至连工具书。凡是与过去时代有关的所谓“封资修”的书籍、字画、文物、或销毁、或上缴。而那天的书籍的收购价五分一斤。我的一个朋友、柔弱无害的家伙,就像在巴黎和纽约常常见到的画家,曾经请一些男孩作裸体模特儿。他的油画颓废而又迷人,很有莫迪格里阿尼笔下的味道。后来被邻居告发、政府来人,以坏分子的罪名送入劳改农场,可能发现他的确是个斯文的家伙,便派去劳改农场宣传队。三年劳改、提前释放。当我获知他出狱了便去看望他,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在练习书法,随即拿出一迭工工整整的他抄写的毛主席的老三篇。我也曾在北京郊区的山沟里插队,过着日出而行、日暮而归的作息时间,白天下农田干活晚间在棉花仔油灯的灯光下阅读尼采、卢梭、巴尔扎克、屠格涅夫、福楼拜……画画儿则要走三里路到村外林边,生怕被人撞见。与我一同去插队的是我自小学第一天就相识为友的同学,共同由于出身的原因,服从了专政社会中对阶级的划分,结伴又去了山区插队。回忆中昏昏暗暗的屋子、满是灰土的灶台、窗户纸都被撕去卷了烟。炕脚下刻意藏下烟屁备为急需。冬天到了,每天早上醒来,先用镰刀敲碎脸盆中的冰砣,那是隔夜的洗脚水。甚至暖瓶里的水也时而封冻。三人挤在凸凹不平的炕上共享灶火的余温。每次举火做饭,土炕到处漏出呛人的浓烟。我的同学生于优裕的家境,爷爷毕业于牛津,奶奶是清华老校友,父母皆就学于清华。父亲读土木工程系。为梁思成校友。五十年代末的一场政治运动中被打成右派,招致十几年牢狱之灾。七一年的夏日的一天,村里老乡带来一个人找我的那位同学,竟是他的父亲被允许探家。跑来看他的儿子。我知道我应该把有限的时间空间留给他们。便说去买菜。 回来只感觉到儿子的冷漠与父亲的矜持,空气凝重压抑,我意识到了父子间的不愉快。十一国庆节那天,我们仍下地出工了。中午把锄头扔在地里一起拦车回了城里。隔日他来找我,对我说:“我父亲自杀了”。据他讲父亲回到了监狱。刑期只剩下一年。但因为在伙房私自舀了勺油喝,被告发后批判加上延长刑期。他的父亲受不了精神上巨大的压力,自杀了!那年我和我的同学都年满十七岁。习习我苦苦追索过去,却发现已开始失忆,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起在什么场合与史习习相识相遇,大约是七二年年初。而去年他英年早逝,年仅五十一岁。习习没有敌人,只有朋友。我想不出任何人对他的非议。我和习习的相识早于认识无名画会的任何人。他热爱速写,速写本永远随身携带。速写画得如同它的主人,清秀隽永。当年我们常在一起朗读普希金、拜伦的诗,朗读艾略特的“荒原”。一起读“约翰·克里斯多夫”,读爱伦堡的“人、岁月、生活”,读“麦田里的守望者”,读“在路上”。共同膜拜尼采。我们常通宵喝酒。七六年夏天我一度住到他那文化部的宿舍楼,在一起度过日日夜夜。十几平米的屋子常常挤满人,青烟缭绕。浓浓的烟草味道弥漫。听披头士和鲍勃·迪伦,两把吉它每天都敲敲打打,喉咙低哑的吟唱那“魂断蓝桥”中那感伤怀旧的旋律。安份羞涩的习习充满幻想,他幻想着犹如“在路上”里的主人翁,驾驶着一辆白色的大“卡迪拉克”,屁股门儿上胯着两把枪横穿美国。驰骋在西部的荒漠。他谈吐像老狄恩、举止分明一个牛仔,早晨醒来站立床头作手扶战刀状,自称是拿破仑。习习也是忧郁的,他热爱马尔凯及马尔凯笔下灰色的巴黎。以至于我们常常通段背诵人、岁月、生活中描写马尔凯的段落。当然还有书中描写的莫迪戈里阿尼、苏金……我也见过他几度沮丧的时刻。一天从我家出来,走到电车站,他突然对我说:“我父亲出事了,走资派”。他眼神目光黯然。另有一次他告诉我沈伟宁从美国来信,对他讲对美国西部极度失望,说在那里极其无聊。而我现在却怀念他那无数抛掷于水中的画作。无数次,无论我们在水边、在林中、在山上写生。他永远不满意他的画作,以至于他仅少的画作被留下。而我却非常羡慕他画中常闪现的铅样的天空、和冷峻灰蓝的色调。张伟罗丹曾说:“一个人是在博物馆里学习绘画的……,一个人应该画他自己时代的图画,然而他是在博物馆里得到这种绘画情感的,这种情感仅在大自然中是无法得到的。”罗丹说对了一半,那是对法兰西画家。而我们确确实实是从大自然获得了对绘画的情感。下面我要谈到的是一度的“玉渊潭画派”与受其影响的,一群梦想家 视艺术为逃亡之路、人格独立、精神自由、维护艺术纯洁的实践者。在七十年代,北京的街头和郊区公园常常能够见到手提画箱的身影。一次次的机缘巧遇,造就了一个个地下艺术的圈子。那时的人们生活贫困,社会政治病态疯狂。惟独年青不缺艺术的激情和梦想。七二年冬季的一场雪,我写生午门,正午的积雪被湿冷的空气中的阳光照射,开始融化。我合上画箱,身边一个瘦高、皮肤黝黑的卷发年青人有礼貌的问我是否能看看画儿。我注意到他右手提画箱,穿了一件黑色的长长的棉猴。我们相互交换看了画儿。他画面用的是灰调子,他笔法很帅的勾画出了积雪中正阳门外树木。而我的画儿很小,但笔触很大,画里最得意处是阳光下的红墙黄瓦与阴影部分的对比,尤其是阴影中呈蓝紫色的积雪。我们走了一下午的路,谈的都是绘画。三十四年后的今天,我在纽约已十八个年头。不知是什么样的缘分、八六年他只身来美,我八八年辗转从哥本哈根飞来纽约。去年夏天他买的单程机票回到北京,而我也已经归期就绪。人们提起无名画会、总会说“张伟马可鲁”。三十四年我敬重张伟。他是优雅的绅士和彻底的唯美主义者。第一届“无名画会展”时候,他的油画“装卸工”引来争议。灰暗的画面,疲惫的工人,那是唯一的一次。但我始终相信当年装卸工的张伟的优雅决不输给日后游荡在纽约东村的那个幽魂。他目光迷离、但暗藏犀利。我欣赏他早年的写生,或明亮、或迷蒙、非常简洁。八十年代后的抽象画,挥洒泼溅、简之又简。张伟也是疯狂的,七二年的一个雨天,我俩儿酒后抓狂,一同在北京饭店后的霞光街冒雨写生。我的画面抑郁阴冷,他口中胡言乱语喋谍不休、将电车画成红色挂在天上。八八年底,整整四个月,他驾驶的红色庞蒂亚克只有手动刹车,在曼哈顿载着我们四处游荡。女人喜欢他,女人都喜欢他。玉渊潭我们回到“绘画”,你相信时光隧道吗?年初,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刚刚结束了大型绘画展“俄罗斯”。月前纽约的画友钱大经兴奋的在电话中向我描述着展览中那些相识而又“古老”的俄罗斯名作。他描述中的关于“金身”或“泥胎”的悬念促使我去看看这个展览。古根海姆博物馆大排长龙,一直到背后的麦迪逊大道,多半是说俄语的人。再则便是中国人,我在其间。时间会冲淡神秘感,我始终喜爱列宾的“伏尔加纤夫”,喜欢涅兹切罗夫、苏里科夫、福罗贝尔、列维坦、但却少了些感动。但也不曾失望。这也许源于与俄罗斯“决裂”的比较早。我曾有过一本厚厚的精装俄罗斯绘画。七十年代初被我卖掉了,卖了六块钱。我依然惦念着我们那个年代:我与迈游相识很早,我常常造访他那间小屋。他的画是神秘而造作的,他画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个无意义的局部。厚厚的、勾线的、颓靡而典雅的。我常常在他墙上的小画前,驻足良久,揣摩那种梦游般魔力。身后传来他造作的声音,他喜欢把毕沙罗发音成“皮萨肉”,把德加叫作“杜尬”。屋里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亚麻油与潮霉混合的味道。他便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个柔弱无害的坐了三年牢的家伙。彭刚的家在北京火车站附近,迈游常常提到他,听说他搞现代派。并醉心与数学与逻辑学。喜欢给他的画加上时态的题目,例如“进行时”或“过去时”。七二年的一天,张伟、彭刚和我去玉渊潭写生,我诧异他如何在三分之二空白的画面用黑色画着水纹,声称齐白石就是这样处理画水面的。可这是油画呀,很久后知道这叫“象征主义”。我那时的日记分明这样抄录着:“青年人受到大自然和艺术的吸引,就急于登堂入室。而成年人却在长期的游历后确信自己仍在门墙之外。”“没有关系,工作会顺利起来的,只要热爱艺术”。一九七四年的一天,张伟带我去见赵文量、杨雨树、石振宇。在北新桥石振宇的家。其中杨雨树此前曾在史习习处见过。那次造访对我的震撼至今不曾淡忘,我见到的几幅油画中有赵文量画的抱猫的女人、杨雨树肖像、记得还有石振宇画的大尺寸的带大提琴与长号的肖像。此前我不曾见过这样的绘画,我感觉到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的精确表达的可能性、与画面色彩的辉煌。以及把握色调与用笔的分寸感。与此相似的态度与绘画语言的修养、许多年后又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委拉斯奎兹的回顾展上得以再见。赵文量长我十七岁,杨雨树与石振宇也大我近十岁。慕名而来的后生最多时二、三十人。他们仨也自然的担起了师长的义务。如此多人日日出游作画,那份壮观以后未曾见过。大家将画箱改小轻便的很,常常见到手托画箱、站立作画。由于受他们的影响,大家的调色盘干净起来,颜料排列有序,通常有三十五种之多。长期面对自然,对色彩与光线的扑捉。对色彩分隔的画面处理,对于色调的训练有素。以及对于用笔的节省、底色的运用、形成了这个群体独特的风格。我们古人称之为写意吧。我又想起我们的古人在写字做画前通常要:打扫、拂尘、洒水、敬香、铺纸、研墨、礼毕方可作画。这个群体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接受过官方艺术学校的教育。对于艺术的探索和艺术的自我教育与画风的形成体现在整个七十年代。在七十年代中,张伟在白塔寺附近的家几乎成为集体画室。常常去那里的除了我、赵文量、杨雨树、石振宇、史习习、韦海、包乐安、赵汝刚、邵小刚、洪迈恩、汪小波、女画家郑子燕、李珊、王艾禾、杜霞……等。在以后的章节里我会谈到这些艺术家。此时的西方艺术中心,已从巴黎、墨尼黑、柏林辗转到纽约。美国艺术黄金时代的大师已功成名就。极简主义、波普艺术正登堂入室,观念艺术、行为艺术、表演艺术也早拉开帷幕。但这一切和中国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文化艺术是不产生关系的。艺术家生活于我们这个国度,要么成为国家政治的工具,要么选择自我放逐。没有真正的艺术博物馆,也没有艺术经纪人或艺术市场。你选择违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原则”意味自动出局。你执着于艺术,仅因为你热爱艺术。杨雨树赵文量的小屋早已被画儿堆的满满当当、但终日人来人往,无数的夜晚辩论激烈、成为信念确立的场所。昨日的毕加索被徐青藤打倒,今天无辜的塞尚又被拉下神坛,明天又和八大、石涛一起被重新供奉起来、最后总能握手言和。杨雨树最为言辞激烈,席间被他打倒的大师最多,但最后又谦然一笑、放人一马。近乎武断的他常在讨论中一针见血、不留余地、使其他人不禁噤声。他的激烈是性情使然、也是社会使然。他极端犯上、蔑视权威、愤世嫉俗、崇尚不接驾的八大、我还记得他高声朗读:“库尔贝说的对:我反对国家干涉艺术,我是个自由的艺术家!”我们常在一起谈论文学、政治与哲学。从巴尔扎克到托尔斯泰、从帕斯杰尔那克到索尔任尼琴。讨论费尔巴赫的“神学论”以对中世纪罗马教会僧侣阶层的特权本质,了解神权政治的谎言与罪恶。整个七八十年代,在这个群体中,好像没有人在意或谁理会历届官方全国美展,似乎从不提起。杨雨树的绘画是华丽的,温暖的。也常常是温情的。使我常常想起古希腊雕塑那些残存的男子肢体,我诧异于那坚硬石头的质地,竟似乎带有体温。而他作品中的鼓楼与那些风沙下的北京胡同,则诉说着另外的隐秘与苦痛,我能体会、却说不出。我以前从未在杨雨树的作品中看到如此压抑的气氛,我感觉到画中的愤懑。两幅“墙”的的创作日期均是我离开北京的第二年。那年我也曾愤怒不已。想起一位朋友讲的一个故事,那年六月的一个血色清晨、一位从广场撤退的抗争者、一路惊魂未定的走到东华门,从护城河的方向边忽然传来一声京剧高亢拖腔。这位青年从悲情中猛然清醒,原来这座古城几百年的血雨腥风从不曾改变城里人的从容。杨雨树画墙、画宫阙、画寺庙、画北山中的陵寝、画寺庙前枝桠磐结的古树。我知道杨雨树景仰周亚夫、霍去病、石涛、八大、金农、近代黄秋园与刘海粟。他推崇凡高塞尚,却说了不少毕加索的坏话。他是个本质上的温情主义者。我记得他喜欢大路之歌:“我轻松愉快的走在大路上,我健康,我自由,整个世界展现在我的面前……”那年他三十出头,身材魁梧、或白色或湖蓝套头衫、牛仔裤、腰板挺到直直的。他的“白碧桃”超凡脱俗,一身清气。“劫后”贵妃般雍容的醉态、“桃花小门”“静”“晴雪”透露出宋词般清雅的节奏。而“干石榴”则像酒中的极品。杨雨树有着惊人的记忆力,读书时过目不忘。他有着鲜明的社会立场,使他艺术中的个性与绝对主义的特色很容易从他的极其强烈的色彩和绘画结构的阔大原则中得到证明。他有意识的寻找着绘画理念与手法中身份认同的细微差别,他是不会认同人们将他的作品等同于陀兰或鲁阿的。他也无意进入抽象或在意他人将其归类。他更宁愿保持距离,采用王维式的,齐白石式的美学原则。而你也确能从他的作品中参到他的东方式的细腻,分寸与控制。他蔑视波洛克的作品,他称其为太多的动物性的本能的发作。而他的理性是当时无名画会“写意”语言手法探索的不可或缺的基础。那时大家毕竟都穷的要命,终日出游车资不菲,我们大伙儿创造了长途汽车月票的写意画法。只画月票夹露出的一小部分。终于,一次去香山,被查出,杨雨树被带到总站。不管如何盘问,他毅然不发一语。念在只是一群画画儿的,不像坏人。最后被罚了一张郊区月票的价钱。人家把他放了。

1978:北京风景画展 景山公园 北京

梦岚:每一首歌从创作到发布都需要蛮长的一段过程,从创作出词曲到编曲到录制再到最后混音,每一个环节都会根据每个人的实际情况有或多或少的拖延。要说录音的时间最长的大概是去年发布的《初心不负》。因为是一首同人歌曲,唱的时候想要声线尽量接近人物角色,所以会要求声音比较清冷成熟一些。自己的声音本身会稍晚活泼一些,所以需要压着声音来唱,唱了很多次效果都不好,自己也不断的返工。后来去网上搜索了一些这个人物相关的剧情视频,也听了一些其他歌手演唱的这个角色的同人歌曲,回忆了自己cos这个角色时的感觉,然后用这种感觉来演唱,最后终于有了满意的效果。

《思君赋》记古剑奇谭百里屠苏·风晴雪——词:紫云纱、曲:梦岚、编曲:不完整的旋律、唱:HITA

寺庙是这座城迷人的原因之一吧。在长谷寺,小小的院落,静谧,精致。沿着两边长满青苔的石阶走上去,身旁布满了绣球花,蓝色的,紫色的,白色的,那么丰盈饱满。你简直不想走了,就想好好看看它们。在观音堂内,看到高9.18米镀金木制的十一面观音雕像。我们许了愿,买了两张卡片,孩子们写上自己的愿望,然后挂在樱花树上,任它们在风里摇曳。在外面开阔的见晴台上,倚着,可以看到海。就是这么既曲径通幽,又豁然开朗的感觉。

梦岚:Ace的建立其实是我自己一直想做却不敢的事情,一直很喜欢唱歌和跳舞,想象自己可以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站在舞台上一边跳着帅气的舞蹈一边潇洒的唱歌,但是在去年以前这些都是像白日梦一样。直到去年受到了一部动漫的鼓舞,决定鼓起勇气去试一试。刚开始找到了现在Ace的颜值和舞蹈担当二兔纸,因为是多年的好友所以很轻松的邀请成功。后来又尝试性的邀请了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声音非常甜美治愈人也超级可爱的小布,虽然当时并没有很熟悉,但没想到她也对舞蹈很感兴趣,于是也成为了组合的唱功担当。本来组合只有三个人的,后来发现我们找来帮忙设计衣服和制作MV的技术帝小六唱歌也超级好听,于是就被我们拉进组合成为帅气的技术担当啦。以上~~Ace的成员就是这些啦~红桃Ace梦岚,黑桃Ace小六,方片Ace小布,梅花Ace二兔纸,请大家多指教啦!

《秋灯琐忆》与其说是一本散文集,不如说是一本回忆录,记录了蒋坦和妻子秋芙的点点滴滴。蒋坦文笔极美,叙事深沉哀切,写书之时秋芙已逝,他细细回忆两人从初识到秋芙先他而去的点点滴滴,令人动容。这本薄薄的小书不过八九千字,却写尽了他的思念之意。

昨天晚上你提了之后我自己也就明白了,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累这么辛苦又这么患得患失。因为我都不太像我自己了呀。果然还是自己才能很好地做自己吧。

美少女的谎言(3~5季)、唐顿庄园(1~4季)、废柴舅舅第一季、欢乐合唱团(4~5季)、杰茜驾到(1~3季)、黑色孤儿(1~2季)、硅谷第一季、蛇蝎女佣第二季、末日孤舰第一季、金装律师第四季、传世第一季、废柴联盟第五季、超越时间线(1~3季)、杀手信徒第二季、惊魂序曲第二季

嗯,今天第一次熬粥,以前在家里弄的都乱七八糟,是室长跟我一起弄的,明天早上起来再给你弄吧。以后慢慢地应该就有经验了。

焚林猎,神鬼恤。鸠止渴,终无得。若山塌水涸,以何兴国?经济才盛霾已至,康庄未达民先厄。愿长风,吹散眼中霾,施良策。

记游类散文正随着国人经常性地出游而变得日益兴盛。但据我所见,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者居多。像冻凤秋这样有情有景有人物有故事的记游散文,真是难得一见。

叹江流,怒涛湍急,几曾怜惜孤女。空行抱月飘烟态,终历遍红尘苦。泥染絮,争忍顾,痴情总被无情误。与谁共语?纵美玉盈怀,明珠在握,没个安排处。

化妆师、柒柒、诡婴吉咪、闰年、蝶恋花盒子、奇幻心旅、少女灵异日记、片警妈妈、封门村、侠探杰克、偷天换日、离别七日情、洗罪、国宝疑云、香气、倭寇的踪迹、最后的乘客、侠捕、时光、真情假爱、血钻、致命伴旅、如果没有你、咒丝、无敌破坏王、我在路上最爱你、阳光丽思、安全感、征服怒海、选秀日、追随、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恶人的道路、一路顺疯、戴安娜、天降美食、帝国秘符、厨子戏子痞子、神游女孩变形记、亲密敌人、大钢琴、曲线难题、记忆森林、甜·秘密、万箭穿心、劳动节、如临大婚

读川端康成的文字,觉得里面浸润着海风和花香。他说:美在于发现,在机缘。他说,如果一朵花很美,那么有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要活下去!”

旧韵瑶琴上,新妆宝镜中,几回幽梦又重逢。醒后愁浓,醒后恨无穷,醒后百般滋味,欲诉却空空。

1993:红星照耀中国 王瑾画廊 纽约

兴趣是最大的动力,但愿流年,初心不负。本期嘉宾梦岚,网络音乐歌手,多唱古风类歌曲。5sing音乐原创基地推荐音乐人,也是百度推荐音乐人。因喜欢而起开始唱歌,在网络迅速走红,视频点击量破百万,并和知名网络歌手单色凌合唱《下一首悲哀》,目前还是中国风Ace组合的红桃尖。她的歌唱人生是怎样的?我们一起来和她聊聊~

《晴殇》记古剑奇谭百里屠苏·风晴雪——词:月十一、曲:千年破晓、编曲:千年破晓、唱:梦岚&烟花show

根据上次活动的实际情况,我们对2017年2月份“月度之星”诗星评选活动略作调整。具体活动方案如下(以后的活动会随时根据情况适时调整):

2014: 北京双年展 中国美术馆 北京

潮平夜,闻见香魂一缕,娉婷犹弄歌舞。蛾眉螓首凌波去,不泣旧时寒雨。天作主,君且觑,那人自在随风举。问君知否?便觅得情郎,花前月下,魂梦莫轻许。

不要你吹风感冒发烧胃痛。要你健康开心快乐幸福。不管以前有多么难过有多少黑暗,不管过去你有多么害怕担忧有多么孤单,可阳光已经出现,就要好好成长。

稿酬奖励:平台对投稿作者以文章赞赏金额的50%支付稿酬(稿酬在稿件发表一周后以微信红包的方式发放,请作者主动添加主编微信。限于人力,恕不追加;10元以下稿费不再发放。)

2005应布法罗大学冰逸教授与匹兹堡大学高名潞教授邀请做关于无名画会及北京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在野艺术状况专题讲座。2006年2月完成“无名年代”近六万字,关于北京早期前卫艺术回忆录。

2011: Blooming in the Shadows 中国非官方艺术, 1974-1985

1991:五人联展 Z画廊 纽约

从本周开始,潮聚创客茶馆公众号将推出的原创荐书栏目——『知著』,每逢周一都将会为大家介绍一本书,它们也许会是你读过或未曾读过的,每一期推荐的书籍,也将收入潮聚创客茶馆的书架。

颠倒的帕特玛剧场版、迷你偶像大师、偶像大师剧场版、监督不行届、魔动王、幕末摇滚、金色琴弦第三季、愚者信长、黄昏天空之炼金术士、犬神同学和猫山同学、史上最强弟子兼一暗之袭击、约会大作战第二季、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乒乓、鲁邦三世VS名侦探柯南THE MOVIE、蜂蜜与四叶草、勇者王 Final、勇者王

春光尚在之时,该为身旁良人绘一身梅花美衣。暮时与其凭栏远眺,看她“鬓边蝴蝶,犹栩栩然不知东风之既去也”,春虽终逝,但伊人仍在,不负春光。

去之前并不知道镰仓是日本很多文人墨客心中的圣地,后来才知道有一种“镰仓文士”的说法。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scr888 login 888slot Mobile W88 bet365 1XBETsports m88 mobile W88slo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