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路最近的一段历史是与“个体”“时装”密不可分的。改革开放后,九江路商业网店逐年增加,原来改作住宅、办公用房的纷纷开店,逐渐形成以时装为主的特色街。20世纪80年代初有TPD时代装潢经营服务部、市服装公司经营部和一批服装店。

八仙桥地区街景老照片。图中的黄金大戏院位于恺自迩路敏体尼荫路转角上(今金陵中路1号,西藏南路口),曾经是该地区的标志性建筑。1930年1月30日建成开幕。上海解放后,改造为大众剧场,1993年拆除,建现今的兰生大厦。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2018年8月31日表决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根据决定,个税“起征点”由现行3500元/月提高至5000元/月,自10月1日施行。

为了编制“一五”计划,中财委计划局的同志夜以继日,做了大量工作。1951年秋,柴树藩从东北工业部计划处调到北京工作,担任中财委计划局综合计划处处长。柴树藩的女儿回忆:“一段时间,工作人员都在跑里跑外地忙碌着。旁边一个不大的房间是父亲加班时的卧室,书架上摆满了中外书籍、地质、土壤、冶金、建筑等等,涉猎广泛。原来父亲在拼命读书…… 父亲他们是根据中央关于加紧编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指示,加班加点汇总各地各部门的上报材料。”柴树藩还在百忙中挤出时间用自学的俄文,加上原有坚实的英文底子,参考大量英文资料,编译出了《苏联基本建设的设计、预算与计划》,书稿刚出来,陈云就批示赶快付印,这本书成为当时中国计划工作人员的基本参考资料[10]。

关于建计委办公大楼,1952年调入国家计委工作的周之英同志回忆,当时北京的许多大型建筑,片面追求形式上的美观,时兴盖宫殿式的大屋顶,浪费了国家的财力、物力。按三里河地区的原建设规划,“四部一委”(即指一机部、二机部、重工业部、财政部、国家计委)的办公大楼都要盖上大屋顶。1954年李富春同志接任国家计委主任后,提出要坚决贯彻中央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方针。负责办公楼筹建工作的王光伟说,修建大屋顶需要绿色的琉璃瓦,琉璃瓦的生产工艺要靠老工匠传承,一块琉璃瓦得花一元多钱,而修建“大屋顶”需要近万块琉璃瓦,这在当时太贵了。虽然“大屋顶”很辉煌,但是它只是起到装饰功能而没有实际功能。他考虑到当时国家并不富裕,要把国家资金用在经济建设的“刀刃”上,提出取消国家计委办公大楼大屋顶的动议,并得到李富春的支持。所以,计委办公楼就成了现在这样的“平顶头”,为节约国家财政带了一个好头。[15]

这次计划会议是在百万庄的几幢宿舍楼和三里河计委宿舍区边上的那些工棚草房里召开的。虽然会议开了二十多天,而且还是在阳历新年之后、旧历年底之前,但开得很简朴,即没有宴请会餐也没有文娱晚会,大家都认为,这样勤俭简朴的好风气应该大力提倡。[7]

这里我来总结一下,回顾上文,从零维到四维,我们经历了点、线、面、体这个升级流程。然后四维空间又可以看做一点,充满着三维空间中所有可能性的连线,这个连线就是时间。

1955年国家计委干部与苏联专家在办公楼前合影(前排:左一王光伟、左四宋平、右二吴俊扬;第二排:左二高云屏、左四陈先、右一高凤岐、右二刘明夫 )

会后,各部和计委根据陈云的指示,迅速展开工作,并按预定时间向陈云提供了所需的材料。陈云收到这些材料后,自己又组织了一个由他和张玺、梅行、周太和、邱纯甫五人组成的小组。张玺是计委副主任,周太和和邱纯甫是陈云的秘书,梅行是计委有名的笔杆子,后调中央工作,周恩来、陈云、李先念、李富春、薄一波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报告、讲话及署名文章,好多都出自他的手。他们几个人夜以继日,15天内开 了14次会,对这些材料进行归纳、整理。据张玺回忆,那段时间,陈云同志每周到计委听取两、三次汇报,他身体不好,有时只好躺在垫着棉被的藤椅上认真听。他强调,我们刚开始搞计划经济,编制的是头一个五年计划,应该特别注意计划的可靠性。

二是这次修法除基本减除费用标准外,还新增了多项专项附加扣除,扩大了低档税率级距,广大纳税人都能够不同程度的享受到减税的红利,特别是中等以下收入群体获益更大。仅以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每月5000元这一项因素来测算,修法后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人占城镇就业人员的比例将由现在的44%降至15%。

[15]参阅:周之英 《那些感动着我的优良传统》 中国经济导报 2013年1月10日;王光伟回忆文章(未刊稿)

自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纳税人的工资、薪金所得,先行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五千元以及专项扣除和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依照本决定第十六条的个人所得税税率表一(综合所得适用)按月换算后计算缴纳税款,并不再扣除附加减除费用;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先行依照本决定第十七条的个人所得税税率表二(经营所得适用)计算缴纳税款。

于永平同志曾先后给王光伟、宋平两位领导当过秘书,据他回忆,当年周总理及国务院其他领导经常向计委提出交办事项,计委接到任务后,从委领导到有关业务司局、处室马上忙活起来,力求做到完成任务不过夜。那时计算数据,是用老式的算盘、计算尺和手摇计算机,方案稍有变动,上千个数据都得相应变动,编制计划工作之苦是不言而喻的。于永平同志说,编制五年计划和年度计划期间,在走廊里就能听到各办公室传出来的噼里啪啦的打算盘声,当时加减乘除全靠手工操作。计委办公楼建成后,办公室每天晚上都是灯火通明,因此被人戏称是“水晶宫”。 王光伟的女儿王裕群回忆父亲在计委工作时说:“那时国家计委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 我父亲总是匆匆回家吃口晚饭便又赶回机关,工作直到深夜方归。”[3]

[11]段君毅、吕东、袁宝华:《他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缅怀李富春同志》,1985年6月2日人民日报 。

为了加强对计划工作的领导,加快“一五”计划的编制过程,1952年11月15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19次会议通过决议,增设国家计划委员会(简称国家计委)。国家计委的工作任务是:在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负责编制我国长期和年度的国民经济计划。国家计委领导成员如下:

现今黄浦区境内。北起昼锦路,南至复兴东路。长约300米。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前筑,以明天顺年间(1457~1464年)刘玙、刘琛在县衙西立“应奎”“昼锦”“清显”3座牌坊(俗称牌楼)命名三牌楼街,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时改为三牌楼路。

始筑于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东起江西北路、西迄热河路,全长1公里多 (原闸北区境内长度为918米。同治三年至光绪元年(1864~1875年)间,老闸桥(今福建路桥)、天后宫桥(今河南路桥)先后建成,苏州河两岸南北通衢,七浦路一带得以发展。从20世纪初期开始,七浦路周边各式里弄、石库门住宅渐成规模。加之交通便捷,更与北站咫尺相邻,故占尽人流、物流之便,易于在各业汇聚中形成气候而成市。1981年4月,又改为七浦路小商品市场,以后逐步发展成以批量销售各类服装为主兼营服装辅料的专业市场,直至今日之规模。

想象一下,左边有一个1分钟之前的我,右边则是现在我,将这“两个我”看成两个点 ,穿过他们连线,它就是四维空间里的线。太棒了,四维空间出现了!

“一五”计划规定,五年内国家用于经济和文化建设的投资总额达766亿元,折合黄金7亿多两。这在我国历史上是空前的。用于工业基本建设的投资,占全部基本建设投资的58.2%,其中又将88.8%用于重工业建设。[10]

国家计委当时有“经济内阁”之称,权力很大。关于国家计委的工作,中央曾专门讨论过,毛泽东作过重要发言,他考虑到朝鲜战争正在进行,提出“边打、边稳、边建设的方针,计划工作要学习苏联经验,并根据中国实际情况做。”国家计委刚成立时,毛泽东在中南海的颐年堂接见了计委领导干部,并且留大家吃了饭。他提出,做计划不要坐在屋子里做,要反对主观主义。关于国家计委的职责,周恩来在1953年10月送交刘少奇审阅的《关于计划委员会的机构人员等问题的初步意见》中提出:“计划委员会是中央人民政府编制及检查财金、文教及有关军事工业生产与供应的长期计划和年度计划的工作机关。它与财经委员会、文教委员会的分工是:它只负责计划的正确编制和检查,至于执行计划当中的日常具体任务,则完全由财经委、文委等行政机构分别负责。”

这是一处已经消失的路名。该路位于原南市区南部,北起大林路,南至斜土东路,修筑年份不详,因此处原有三官堂庙,故名三官堂街、三官堂路,后庙宇荒废,但路名仍旧沿用。1956年,该路从徽宁路延伸至斜土东路,1964年改名为三门峡路,1995年西藏南路向南延伸,原西林路、三门峡路和新肇周路并入西藏南路,原有路名停用。但是现今仍旧可以找到“三门峡路居委会”这样的名称。

“扣缴义务人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办理全员全额扣缴申报,并向纳税人提供其个人所得和已扣缴税款等信息。”

“在中国境内无住所又不居住,或者无住所而一个纳税年度内在中国境内居住累计不满一百八十三天的个人,为非居民个人。非居民个人从中国境内取得的所得,依照本法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

当时,我国还没有自己的民航飞机,苏联政府特意派遣了三架军用飞机和一架民航飞机,专供接载中国政府代表团。飞机不大,一架飞机只能坐16人,飞机从北京西郊机场起飞,途中经过伊尔库茨克和新西伯利亚飞往莫斯科。代表团成员宋劭文(时任中财委计划局局长)曾回忆:“去伊尔库茨克的路上,我和周总理同乘一架军用飞机,飞机很小,只能乘坐5、6 个人,同机的还有装甲兵副司令员邱创成、海军副司令员罗舜初等几位同志。飞机一起飞,罗舜初就掏出刮胡刀刮胡子,我好奇地问他:‘一会儿就到达目的地了,你急着刮胡子干啥?’罗舜初说:‘我的胡子长得很快,一天不刮都不行!’当时我半信半疑地又追问了一句:‘有你说得那么厉害吗?’这时周总理亲切地插话:‘是的,我的胡子也是那样!’我这才信服地点了点头。”旅途中,总理谈笑风生,机舱里的气氛十分融洽。代表们在伊尔库茨克住了一夜,第二天换乘飞机,继续赶路。离开宾馆时,周总理按照以往的习惯,与宾馆服务人员一一握手告别,感谢他们向中国政府代表团提供的热情周到的服务。

为了便于公众理解此次改革的减税效果,程丽华举了一个例子。假如某个纳税人的月工薪收入是15000元,每月可以先扣除5000元的基本减除费用,再扣除三险一金、企业年金、商业健康保险等现有的扣除项目,还可以扣除此次新增加的专项附加扣除。如果不考虑我们此前的现有的扣除项目和这次新增的专项附加扣除,仅考虑一项,即基本减除费用来计算,按照现行税法,每个月需要交税1870元,计算的公式,即15000元的收入,扣除起征点3500块钱,之后乘以适用的税率,适用的税率是25%,减去速算扣除数1005块钱,最后他应交税1870块钱。这是现行税法算出来。按照修改后的税法计算,他只需要交税790块钱, 计算公式是月收入15000块钱扣除这次提高起征点5000块钱,之后乘以对应的税率10%,减去他的速算扣除数,即210块钱,最后是790块钱。现行税法和修改后的税法计算交税比较以后,每月少交税1080元,税负减轻58%。如果再考虑其他扣除项目,以及这次新增加的专项附加扣除,那么他的税负还会进一步减轻。

周总理工作非常细致,抵达莫斯科后,他又将准备提交苏联政府讨论的“一五”计划轮廓(草案)及总说明等几本小册子逐字逐句详细地重新审阅了一遍,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错过。柴树藩回忆这次谈判时,讲了自己的一个亲身经历:“在与苏联政府谈判准备的材料中,有一个林业部提供的关于我国森林面积的表格,其中几个数字不准确,被周总理发现了。他在电话中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说:‘像这样的差错和疏忽不能容忍!一个年轻人要对自己经手的工作,绝对地负责任。’我对总理的批评是完全心服口服的,并立刻在王鹤寿、李范五等同志的帮助下,核对和校正了所有数字,但对自己没有做好工作而感到有些悔恨……”第二天午餐时,周总理端着一杯白兰地特意来到柴树藩的餐桌前与他碰杯,表示了对他的关心和勉励。柴树藩说,在后来几十年的工作中,他一直将总理的批评谨记在心,时常问自己在工作中是否尽了应尽的责任,这使他少犯了许多错误。[12]

16路:东向始发站由洛阳洞路经塔北路、龙须塘路延伸至金锣湾国际商贸城。线路调整后途径站点为:金锣湾国际商贸城、林化厂、肉联厂、二皮件厂、发动机厂、洛阳洞、资江一桥东、资江一桥西、观音庵、十五中、市人民检察院、北塔区法院、广厦名都、中驰·第一城(大坪开往市区方向单边站)、西湖春天、高撑小学、世界钰园(丰江)、丰江村、孙家湾、狮子塘、牛奶厂、北塔生态园、靶场、塘子园、石桥边、苗儿村、花院子、谢家院子、抱石潭、虾婆口、禹家小院、苏家冲、叶家院子、井坑边、田江小学、田江敬老院、田江村,双向往返路径相同。

与二马路一样,这也是黄浦区核心地区几条东西向主干道的俗称。现名为汉口路。东起中山东一路,西至西藏中路。原是开埠前通往黄浦江边的土路,开埠后租界当局修筑江边至河南中路段,因靠近江海北关,又名海关路。清同治四年(1865年)以湖北地名改名汉口路。沿路有不少历史建筑,诸如申报馆、原工部局大楼、穆尔堂等。

“四马路”的名声甚至高于大马路南京东路。所以很多场合,上海人更愿意讲它的俗称,而非它的正式名称:福州路。上海开埠前,福州路原是通向黄浦江的四条土路之一。清同治三年(1864年)筑完全程抵泥城浜(今西藏中路),1865年12月以福建省城市名命名为福州路,俗称四马路,缘由前文已详解,此处不再赘述。

另,邵水西路南向延伸段已经通路,10路公交车拟将由市一中延伸至火车南站,相关前期调研和审批工作正在进行。

现在我们再回到一开始我们地球上那片树叶的画面上,看看微观世界的景像,然后再朝一个相反的方向,以10的乘方减少我们的旅行距离,直至一个神奇的微视世界。请仔细观察宇宙恒定不变的规律,也请想一想作为人类还有多少是需要我们学习的...

“一五”期间工业生产所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了旧中国的一百年。与世界其他国家在工业起飞阶段的增长速度相比,也是名列前茅的。美国学者费正清在其主编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认为,“从经济增长数字看,‘一五’计划相当成功。国民收入年均增长率为8.9%(按不变价格计算),农业产出和工业产出每年分别以3.8%和18.7%的速度递增。由于人口年增长率为2.4%,而人均产出率为6.5%,这就意味着每隔11年国民收入就可以翻一番。与20世纪前半叶中国经济的增长格局相比——当时产出增长仅和人口增长相当(二者年增长率均为1%左右)——第一个五年计划具有决定性的加速作用。就是同50年代大多数新独立的、人均年增长率为2.9%的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的经验也是成功的。例如印度,也是大陆型的农业经济国,最初的经济状况和中国相似,但它在50年代的人均产出增长率还不到2%”。

宝山吴淞地区有好几条“三”起头的路名。其中也有三阳路,属吴淞镇道路,东起同泰路,西至班溪路,1940年前俗称杀羊路,后以谐音改为现名;吴淞镇原来还有三益路、三新街等,现已无存。闵行吴泾地区有一条三新街,现仍存,位于北吴路南侧;豫园内曾经有一条很短的三林路,北起粮厅路南至凝晖路,以三林书院得名;三河路,位于虹口区,原名三官堂路,西起虹镇老街东至大连路,1967年后改现名;三星路,位于杨浦区,北起平凉路南至杭州路,1937年填浜筑路,原名三姓路,后以谐音改为现名。路东侧有著名的沪东工人文化宫;杨浦区原来还有一条以“三”起头的旧路名,三宝泷路?(Samarang Road),1908年修筑,以印尼城市名命名,1915年后改为腾越路至今。三源路,位于普陀真如地区。东起沪宁铁路,西至曹杨苑居民区。1928年修筑,1953年改为三原路,现名为三源路;三泰路,位于原闸北区,东起山西北路,西至福建北路,原名三泰弄,1964年后改为“路”;此外还有一些“三”起头的地名和路名早已湮灭,诸如广西南路原来也称“三姓路”;老南市区的三层楼码头(后改名漕沧街)、三泰码头(现今多稼路一段)、三泰码头街(现今外马路一段)等,以及原洋泾浜上的老地名,三洋泾浜桥、三茅阁桥,分别对应现今的江西南路延安东路口和河南南路延安东路口。

“居民个人从中国境外取得所得的,应当在取得所得的次年三月一日至六月三十日内申报纳税。

“(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和偶然所得,适用比例税率,税率为百分之二十。”

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前款第十项免税规定,由国务院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从零位到十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最后,它还是一个点...... 有趣么? 谢谢您的阅读!

哈市压缩企业开办时间工作9月1日开始运行,通过简化企业登记程序、优化新办企业发票申领程序等措施,使企业开办时间实现“大提速”。

1952年8月17日,周恩来率领中国代表团赴苏联,与苏联领导人商谈关于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等问题。

新中国实施五年计划的举动也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当时《伦敦工人日报》评论说,“(第一个五年计划)不仅对于中国是一件具有不可估计的重大意义的事情,并且对于全人类也是一件具有不可估计的重大意义的事情,因为新中国是一支和平力量。”[8]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Free slot onlineslots 918kiss scr888 onlinecasino scr888login sbobet168 w88sl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