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事实上,他人生第一台手术,患者就死在了手术室,可那种无力感远不如今日,他不知为什么,只是急得眼眶都是血。

“钥匙叔叔压在了门垫下面,有什么困难就去找门卫爷爷。还有,跑的时候慢一点,如果受伤,止不了血的,不要跟隔壁阿姨说话,她每天晚上带回来的叔叔都不认识她。下周一还要再打一次狂犬疫苗,千万记得,不要忘了……”

最后的最后,钟辉都没想明白,那天他为什么会回头,他因琐事杀了两个人,可却因为一个不相干的拖油瓶不忍心,到底是什么原因,他竟会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

在这之前,他连着加了四周班,吃住都在医院,熬瞎了一双眼,可当他回到倾尽所有才买的房子时,一个陌生的男人穿着他的拖鞋,裹着他的睡袍,抱着他的女人。

“那星星就进去,看能不能在医院里找到这四个字,他们有很多能量宝石,要是星星收集了足够的能量宝石,叔叔就给星星买这么大这么大的哆啦A梦。”钟辉在胸前比了个大大的圆,“这么大!”

开出去半个小时,不安像蚂蚁一样慢慢爬上心头,如果下个人也抛弃她,不想要这个烫手的山芋怎么办?

几乎是立刻,他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没停的摩托车飞了出去。他像沙漠里的人看见泉水,疯也似的朝小女孩玩耍的草地扑去。

“你爸爸给我写了信,你看过的,别的字不认识,你爸爸的名字你总认得吧。他说他有急事,托我先照看你。”

钟辉冷冷扫了老板一眼,老板自觉没趣,“来来来,爸爸不给你买,爷爷送你一根。”说着就从架子上取了一根,递到星星面前。

“我说不要钱。”星星抬起头,眼眶是红的,“我说不要钱,我说叔叔病了,我想要碗粥,加了红枣的那种。”

晚上,他会悄悄在自己的口袋装好星星要过的东西,检查完作业,打了胰岛素,伺候孩子洗漱,然后才假装不经意地提示她去摸摸自己的口袋。

小姑娘似乎一直在忙着手里的泥巴城堡,毛茸茸的刘海贴在额上,嫩黄色的裙子扫在地上,胖乎乎的小手全是黑乎乎的泥巴,约莫,五六岁。

本故事的主人公张沁阳,即被这种问题困扰,在获得了改写人生的能力后,他几次改变命运却终未能取得想要的人生。其实,即使拥有重来的机会,一样将面对不同的困境和挑战。与其逃避,不如接纳人生的不完美,活在当下。

他就这样一趟趟地掬水,一趟趟地跑,他两天两夜没有休息没有吃饭,眼前一黑就扎进了水里。他只剩一件T恤,沾了水紧紧贴在身上,山里的寒风一吹,他猛地打了个哆嗦,跳起来,继续掬水。

“隔壁就是旧电厂,做程序员的你已经出发去了擎峰小区,”老头笑着递给张沁阳一套衣服,“你若是现在出去,指不定能夺到他的那张纸,重写你的世界线。”

“我怎么在这儿?”张沁阳环视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处废旧工棚,并没有变回原来的人生。

现在好了,梦醒了,他该面对现实了,他杀了人,他难逃国法,青天白日之下,何处都没有疥疮。

星星用手捂住钟辉的额角,钟辉伸手一摸,血已经流到了眉骨上。原是下午那一跤摔得厉害,可当时他只顾着药,却没感到一点点疼。

他把小女孩一把揉进夹克里,跳上摩托,一路风驰电掣慌不择路,小姑娘居然不哭,只是哼哼唧唧喊疼。

“这一枪打的是你的肾,你会慢慢感受到流血而死的绝望,然后咽气。下去陪你亲人吧,”墨镜男拿着枪走到张沁阳身边,“毁了老子两百万的货,还想活?可笑!”

他不想跑了,他跑不动了,他也扔不下星星,他想,是时候,也必须悬崖勒马了。既然离不开星星,那么只有他自首,孩子才能活。

张沁阳激动地站起来,道:“我这也是为了局里的成绩啊!再说,我都快五十了,如果不趁年底补上副局的缺,我这辈子就停在这儿了。”

是医院,钟辉没有接,铃声刚停,一条微信就发了进来,同事徐涵问他,为什么不请假也不上班。

不知道过了多久,孩子睡瓷实了,他在溪边坐下,掏出烟盒想抽根烟,水欢快地从盒子流了出来。他苦笑,捧了捧水灌进肚里,冷得肠子疼。

钟辉知道不能生明火,可他还是生火烤了只鱼,春天小溪里鱼少且小,他费了很大功夫才抓了只小鱼苗,兜里居然有个手术刀,他细细剃了鱼鳞,把鱼架在火上。

这群女犯人们留下来的不仅是苦难,她们有着最纯粹的憧憬、最坚强的力量、和最明媚的期许。

钟辉惊出一身冷汗,腿肚子都在打颤,心几乎要跳出胸膛,刚往回走了几步,另一个交警嚷嚷,“算了,拿身份证去银行取卡吧,喏,时间太长,吞卡了。”

钟辉打电话请了假,带星星去了镇子上,他不敢去银行取钱,找了个ATM,换了衣服戴了顶帽子进去,单笔居然只能取两千块,刚取了两千块,门“叮”一声,进来三个交警。

星星目送着钟辉被押到车边,他突然像是想到什么,星星远远看见,一直顺从的钟辉停下,表现出明显的抗拒,接着给押解他的警察跪了下来,警察一直在摇头,钟辉苦苦哀求,指了指远处的星星,卑微懦弱,一直在哀求,甚至结结实实磕了个头。

回到出租屋,小丫头哇一声欢快叫着扑进他怀里。他接住,把她举起来,星星兴奋地哈哈直笑,钟辉也笑,“去拿作业来。”

“切记,这纸不能被水火侵害,要不然,不仅事倍功半,”老人郑重吩咐道,“还会横遭天谴。”

他尽量温善地笑着,然后从袋子里扯出个小玩偶,是个哆啦A梦,“乖,这个给你,以后想吃糖的时候,就让哆啦A梦唱歌给你听。”

张沁阳的目的很简单,帮程序员的自己安全出小区,然后把他带到偏僻的地方,把纸抢过来。

院长坐不住了,孩子从医院转回来都一个月了,每天都有乌泱泱一帮记者等着采访,好给社会版面添一记情感重锤,这么下去,这不是砸院里招牌。

2018年6月20日13时起,在微信群、朋友圈开始转发巴林右旗大板镇商贸中心出现杀人犯的视频。经过调查,该信息为谣言,警方已在热心群众的帮助下,找到了视频中的男子,该男子系巴林右旗人,现在在大板镇某砖厂打工2018年6月20日13时起,在微信群、朋友圈开始转发巴林右旗大板镇商贸中心出现杀人犯的视频。经过调查,该信息为谣言,警方已在热心群众的帮助下,找到了视频中的男子,该男子系巴林右旗人,现在在大板镇某砖厂打工。  2018年6月20日13时起,在微信群、朋友圈开始转发巴林右旗大板镇商贸中心出现杀人犯的视频。经过调查,该信息为谣言,警方已在热心群众的帮助下,找到了视频中的男子,该男子系巴林右旗人,现在在大板镇某砖厂打工。2018年6月20日13时起,在微信群、朋友圈开始转发巴林右旗大板镇商贸中心出现杀人犯的视频。经过调查,该信息为谣言,警方已在热心群众的帮助下,找到了视频中的男子,该男子系巴林右旗人,现在在大板镇某砖厂打工2018年6月20日13时起,在微信群、朋友圈开始转发巴林右旗大板镇商贸中心出现杀人犯的视频。经过调查,该信息为谣言,警方已在热心群众的帮助下,找到了视频中的男子,该男子系巴林右旗人,现在在大板镇某砖厂打工。

一个小时前,钟辉在这里停下,这是个盘山路旁的平地,一边是路,一边是茂密的草地,一边是散落在远处的村舍,一边是一道陡峭的悬崖。

钟辉的笑一僵,随即脸上绽出更大的笑,“叔叔不会骗星星,如果骗你,那就让叔叔被警察抓走。”

爱心人士给捐了不少东西,听说她喜欢哆啦A梦,铅笔盒、书包、漫画书全是哆啦A梦的,光阿姨就给请了两位,不停地播《哆啦A梦》的动画片,五十岁的烧饭宋阿姨都知道大雄爱吃什么。

“叔叔,你好啰嗦啊……”星星小脸皱得像包子一样,“这些你记得就可以呀,星星不想记,星星记不住。”

“原本书写后,你的世界会被再次重置,而且时间会回退一天。但是现在事倍功半,世界没有改变,时间也只回退了一个小时,而你变成了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过往的透明人。”说着,老头指了指张沁阳道,“换句话说,你被剥离在了这个世界之外,一个小时后,大概就会被抹杀掉。”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Mobile W88 sbobet777 918kiss login m88slot m88 tank credit free W88 Casino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