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革命胜利59年后的2018年,古巴终于有了一位不姓卡斯特罗的最高领导人,也是第一位不穿军装、也不同时兼任党首的最高领导人。

古巴人是幸运的,正如电影里的人们,乐观、坚定、隐忍,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曲折,但日子在一天天变好,未来充满希望。

影片中摄影师与老农民伯瑞格斯每隔十年的扳手腕是最动人的镜头之一,当然,莉德塔一家和路易斯同样留下了很多动人的影像。

两次奥斯卡提名与艾美奖获奖导演Jon Alpert自1972年进入古巴多次,长期纪录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影像。

毫无疑问,我最喜欢的正是独立经营农场的伯瑞格斯三兄弟,在社会主义的古巴,他们竟然还有自己的农场,自给自足。尽管后来局势恶化,耕牛被人偷光,而他们也日渐老去,七十、八十、九十……真的很难想象,他们就这样健康又简单的活着,世界格局,古巴动荡似乎和他们关系不大,除了他们被偷掉的耕牛和食物,可他们依旧乐观、隐忍,直到乘鹤西去。

那部电影是60年代拍的了,几乎被遗忘了半个世纪。当科波拉、斯科塞斯们在二十一世纪看到它时,禁不住高呼,这是一部永远改变了人们对电影看法的电影!

但难免有时候会遇到对方拒绝让你拍照的情况,如果他们有明确拒绝的姿态,千万不要继续再拍了。

纪录电影《古巴与摄影师》入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非竞赛展映单元,2018年奥斯卡最佳长纪录片。

开放时间:9:00——17:00(影像虎门艺术中心免费开放,节假日不休,每逢周一闭馆)

在中北美有个遥远陌生又熟悉的国家叫古巴。之所以说熟悉,可能是因为雪茄,还有音乐,或者因为仅仅是社会主义兄弟国家。除此之外,我们所知真的不多。

如果一开始没有十足的把握,或者脸皮还比较薄不敢直接凑近拍摄的话,我们可以先远远地拍一张。如果对方没有拒绝拍摄,我们就可以一点点靠近,不断调整拍摄视角,最终捕捉到最满意的瞬间。

入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非竞赛展映单元,已申报2018年奥斯卡最佳长纪录片。两次奥斯卡提名与艾美奖获奖导演Jon Alpert自1972年进入古巴多次,长期纪录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影像。这部影片对古巴作揭发真相的刻画,描述了菲德尔·卡斯特罗和三个受其政策影响的家庭的过去 。

很多人刚开始尝试街头摄影的时候,都会害怕举起相机对准陌生人。这很正常,我一开始拍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理,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而这部《古巴与摄影师》给我最大的感觉很像去年看瓦尔达老奶奶的《脸庞,村庄》(2017),同样是纪录片,却一点都不严肃,相反,很小清新,不时让人会心一笑,满满的温情。

2018年7月22日古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全会上批准了新宪法草案,引起了全球媒体的关注,除了某国媒体……

影片虽然有很多记录菲德尔·卡斯特罗的珍贵影像,但更多的还是呈现了革命以后古巴社会的变迁和波动,尤其是普通人的悲欢与喜乐。

古巴,总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摄影师去那里拍摄。每一位摄影师对古巴这个神秘的国家总有不同的理解,他们通过拍摄的作品来表达他们的观点。

深圳五次方摄影俱乐部为安诺格尔合作伙伴,深圳摄友摄影培训请关注五次方微信:wcfsy-com

我以为更多的点是在摄影师,而古巴,就像摄影师的空气,因为摄影师,古巴让人知晓而同情,也让人感慨和想象,而因为古巴,我们感动于摄影师的那份执着、敏锐和悲悯。

荷兰摄影家罗伯特·凡德·休斯特在2001年拍摄的“古巴人家”作品,是利用从巴黎和荷兰的某些机构那里筹得的资金来到古巴,历时3个月时间拍摄的,之后他又花了2个月去美国迈阿密,拍摄那里的古巴家庭。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Slot Machine empire777pantip gclub royal1688 online Slot onlinecasino 918kisslogin w88sl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