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普罗米修斯》中,由法斯宾德扮演的生化人上升为谜一样具有神秘魅力和不可捉摸行为动机的主角之一,几乎夺走了人类的所有光环。

既然人类有“弑父”的本能和冲动,那么人类创造的、好比人类儿子一般的生化人也就有可能拥有同样的冲动。《异形:契约》的开头就揭示出了以“父亲”自居的生化人缔造者威兰对其“儿子”大卫一系列充满自主意识和反叛精神行为的觉察和忧虑。

经过亿万年之后,有一批人类坚信世上存在着造物主,也就是之前创造人类的外星种族,并称他们为“工程师”。

同时,也带出了更加复杂宏大的世界观设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契约》是一部合格线之上的续作。

而《异形:契约》让斯科特的意图彻底明朗化:生化人才是绝对的主角,甚至不同生化人之间的观点之争和肢体冲突才是影片最终的主轴,人类彻底靠边站,成了可以被随时碾压的杂碎,而那传奇的异形则只是被豢养的大型家养宠物怪兽而已。

调皮的雷德利·斯科特还为异形迷们留了一个彩蛋。片方公布《异形:契约》中仿生人的名字后,我就隐约感到哪里不对——大卫和沃尔特,会不会是在恶搞从《异形》立项之初就一直担任剧本改写和制片人的大卫·盖勒和沃尔特·希尔?

总之,无论是人类还是异形还是生化人,都不过是一种被创造物,而究竟谁创造了人类和宇宙天地万物,这个困扰人类悠悠几千年的问题,还需要我们的进一步深思探索。

在影片中的某些时刻,我们甚至发现他们比人类更富有情感表达的诗意。这在无形中都和《异形:契约》对生化人的处理默然契合,甚至在片中大卫还真的朗诵了一首雪莱的十四行诗以明示自己梦想成为永生神明的强烈意愿。

大卫不仅拥有人工智能的庞大知识储备和动手技艺,更加重要的是,他被赋予了“独立自主”的意识。

而对比起层出不穷没完没了的《速度与激情》《极限特工》《变形金刚》等系列电影,《异形:契约》沉稳大气、思想深邃又颇具视听享受的娱乐性,绝对是好莱坞这十余年来最棒的一部主流商业片。

而这一次,让影迷们翘首期待的《异形:契约》终于给了它充足展现自己的机会,让它在影片开始不久就如约跳出来撕咬人类,并且摇身变化出几个不同的类型分身,足以让深爱它的粉丝们肾上腺素激升。

所以哪怕能轻易地操控和杀戮人类,生化人大卫却非常渴望去体验人类的情感,比如爱情,比如亲吻。他是那样渴望去拥有这些他所没有的品质,在电影中大卫是那样地标榜自己爱上了修复了自己身体的伊丽莎白·肖博士(上一部的女主角),又是那样突兀地要去强吻本集的女主角……但是,他真的懂得爱吗?他的一切做法不过是拙劣地想标榜自己也拥有爱的能力罢,他在无意中承认了自己的低级,哪怕他处于强势的、控制的一方,但他仍然低级,因为自古以来的人类历史不也不断上演着发达文化文明被野蛮的低级文明所入侵颠覆的剧情么?

1979年初,福斯在欧班农的老家圣路易斯举办了第一场《异形》试映会,但由于音响设备故障,观影效果非常糟糕。福斯方面同意追加一次试映。同年春季,《异形》的第二场试映会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开幕。雷德利·斯科特回忆说,当时影院外长长的队伍让他想起了两年前《星球大战》上映时的盛况。这次试映吸引了很多年轻观众,制片厂只是告诉他们:本次将播映一部新的科幻片。开场之前,影院里面热闹非凡,小阿兰·莱德携夫人赶来,福斯的高层职员也是阵容齐整。反而是导演斯科特紧张得坐立不安,还没等影片开映,他就从座位上弹起来溜了出去。斯科特回忆道:“我逃出影院在街上兜来兜去,喝了一杯壮壮胆。然后我又摸回影院,想去问问他们看到哪儿了。”

生化人是人类制造的高等人工智能,是对人类思维和行为的模仿,他本应执行人类的命令服务于后者,但又对阻挡其达到目标的人冷酷无情随时准备清除,在这一点上他似乎和异形又站到了同一阵营。

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激发了哲学思辨,这群人天天思考着: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人类作为生化机器人的创造者,不断地将更多的人类特质赋予给这些被创造物,生化机器人也得到了不断的“更新”“升级”,电影中出现的两个机器人大卫和沃尔特其实便是同一家公司生产出的不出批次的产品,他们在进行那“兄弟间”的对话、在一起吹奏竹笛时,大卫轻蔑地说:“人类以为艺术和音乐是他们的专属,但是我们也有了。”这非常容易让我们联想起谷歌研发的Alpha Go,微软研发的“小冰”等人工智能不仅可以在围棋对决中战胜世界冠军,甚至能够开始进行诗歌创作、跟人进行带有情感的对话交流了。

买下剧本之后,盖勒和希尔立即着手对其进行全面改写,卡罗尔评价说“这改变了整部影片的风格”。此言不虚,他们的努力的确改变了《异形》和整个科幻恐怖片类型:沃尔特·希尔对大众流行口味非常敏感,后来执导了票房颇佳的《虎口拔牙》一片;大卫·盖勒的良好口碑来自他为《暗杀十三招》和《贼公贼婆做世界》撰写的剧本;而戈登·卡罗尔之前曾担任《铁窗喋血》和《比利小子》的制片人。作为一个相当成功的制片集团,他们有足够的实力能把剧本推到二十世纪福斯的头面人物小阿兰·莱德面前。而莱德则是个非常谨慎、处惊不乱的人,他并没有对剧本做过高的评价。实际上莱德当时并不太愿意投拍《异形》,那是个电影类型混乱模糊的年代,而科幻电影在当时并不受业界欢迎。况且莱德刚刚才在年轻导演乔治·卢卡斯和他的新片《星球大战》上投了大笔开支,不想在科幻题材上再冒一次险。

一位是初代生化人大卫,一位是后代生化人沃尔特,无论是口音的切换,还是性格的转变都拿捏得十分到位。

这部《契约》的剧情紧随上一部《普罗米修斯》,因为联系比较紧密,所以婊姐先带大家回顾一下前传《普罗米修斯》的剧情。

或许因此斯科特才有了「异形只有植入人类体内才能成型发展,最终以对母体的摧毁而完成自己的诞生」的整体构想,借以象征西方社会在浑然不觉的状态中自身所孕育出的毁灭性力量。

被创造物不会完全按照造物者的原初设定发展,如在造物主的设定当中,人类并未被“赋予”文明这种特质,人类却最终拥有了音乐、绘画、雕塑等艺术创造力,这纯属一种不受造物主控制的意外(仿佛编程出现了乱码); 而在人类创造生化机器人之时,本只是想将其当作为自己服务的奴仆,并未赋予其自主意识,但生化机器人大卫同样出乎其创造者人类的预想之外地拥有了“不服从”的自主意识,加之其可以不受情感控制而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保持一种完美的、令人恐惧的“冷静”,他们开始“不服从”又“冷静”地杀戮一切,不仅要杀死“父亲”,还要杀死“父亲的父亲”。

电影中还多次响起瓦格纳气势雄浑的交响乐《众神进入英灵殿》,而瓦格纳的音乐早已是纳粹主义的一种隐喻。当某一类造物、一种族群有了一种绝对的优越感、坚信自己的生存权力大于其他一切物种时,就会衍生出残忍的杀戮和灭绝。电影中的大卫可以那样去灭绝人类,正是因为他坚定地认为人类是一种劣等的、没有任何希望的衰退族群,大卫的这种想法不正与希特勒鼓吹的日尔曼民族优于其他民族如出一辙么?最残忍的杀戮背后往往有一个最“高尚”的理由,当沃尔特不解地问大卫你的信仰是什么(潜台词是你为什么能够残忍到这种超出所有人想象的程度),大卫说:“我的信仰是‘造物creation’。”而希特勒在其1922年的一次演说中提到自己的信仰是“怀着无边的爱拯救世界”……

因为正是这些包括爱和恐慌在内的情感让人类变得那么脆弱,跟机器人比起来变得那样不堪一击了,似乎恰恰是这些“高级的”情感品质使得人在与机器人较量时将人推向了灭亡;但恐怕也正如老子所说的“惟其柔弱,得其刚强”,这些包括爱和恐慌在内的情感让人类一代一代地生息繁衍了下来。

最新的一部异形前传Alien: Covenant在内地被译作《异形:契约》,而港台翻译成《异形:圣约》,Covenant的确包含契约盟约这种世俗意义,也包含圣经中“上帝与人立的约”这一神学意义。我惊叹后者的选择,翻译即阐释,翻译者一定是有基督教研读背景,否则不能从一部表面的惊悚片中解读出其深刻的宗教意义,并且用一字之差揭示出来。何谓“圣约”?在圣经中有八约,根据艾罗特(W.Eichrodt)的看法:“约”是整个旧约信息的中心,旧约就是在描述上帝和百姓/上帝和世界/上帝和人的关系。旧约的七约加上耶稣新约,就构成圣经的精神根基,无约则神、人、世界均不立,可以说,异形里的人类未来亦有赖于人、生化人与异形对“约”的理解。看过上一集异形前传《普罗米修斯》,我们都知道“创造”是雷德利·斯科特重返异形世界的钥匙,如果说普罗米修斯代表着希腊神话时代的创造者悲剧,圣约则是基督教时代的创造者悲剧,更为深化。《异形:圣约》至少与圣约其中三约有关:亚伯拉罕之约、大卫之约、耶稣之约。这三者又集中在本片真正的主角:生化人大卫身上演绎出来。亚伯拉罕的故事大致是:上帝在他 100 岁时使他从已经断绝生育的妻子撒拉得一个儿子,此事让亚伯拉罕亲身体验到上帝是使死者复活、使无变为有的上帝。这对应的是异形里维兰德公司创办人维兰德与生化人大卫的关系。上帝要求亚伯拉罕在其面前作“完全人”,提到这项要求之前,上帝宣称:“我是全能的上帝”。这一约被生化人大卫挑战为:人类虽然创造了我成为完美的造物,但人类本身并非完美,因此应该被超越。生化人大卫名之为大卫,而且在出场之时伴随米开朗琪罗的大卫像,当然指向旧约圣经里的大卫。大卫之约,是在大卫想要为上帝建造圣殿之后,上帝所给予的应许:“我与我所拣选的人立了约,向我的仆人大卫起了誓:我要建立你的后裔,直到永远;要建立你的宝座,直到万代。”生化人大卫被送到真正的创造者“工程师”的星球后,灭杀工程师,留下大量圣像一般的尸体,此后十年他在死寂的圣殿真正统治那个星球,和他的造物:异形胚胎一直等候可以作为宿主的人类来临(等候不果的话,他还能设饵捕猎)。这又是大卫的一次颠覆:宝座建立后,造物主是可以僭越的。

二十世纪福斯的欧洲分部负责人山迪·列博森在戛纳看了《决斗的人》之后就开始注意雷德利·斯科特,发现这位导演对影片的掌控能力非常好,懂得利用背景幕、建筑布景和烟雾缭绕的战场来省钱又高效地服务整个剧情。列博森给斯科特寄去一份《异形》的剧本,后者立即开始阅读。“我花了大约四十五分钟就看完了。”斯科特后来回忆道。他很喜欢《征空杂牌军》,也知道欧班农是谁,但经过了盖勒和希尔改写的剧本才是他同意接拍的原因。斯科特表示自己一开卷就被剧本吸引了:“我喜欢这种简明扼要的台词对话和人物描写,看了几行我就被迷住了,甚至顾不上和家里人说话。这是一卷纯粹的瑰宝,它是全新的……又是那么的真实。这个剧本太美了,它绝对能成功。”日后在《银翼杀手》公映初期遭到票房惨败时,斯科特曾这样阐述自己的口味:“……美国大众更爱吸收‘正面能量’。这意味着整个美国社会在某种程度上是浸淫乐观主义的。但我却正相反,我更倾向于黑暗一些的主题,更愿留意事物阴暗的一面。这倒不是因为我患了狂郁症,而是由于我发现阴暗面更加有趣——这种趣味性也特别根植于其非同寻常的样貌之中。我相信这一定与我的天性有所共鸣。毕竟我是个凯尔特人,而所有的凯尔特人天生就会对那些气质忧郁的事物痴迷不已。”

也正是因此,所以福克斯公司找来“异形”初代导演雷德利·斯科特重启了这个影史经典的IP,试图去讲述“异形”这种生命的起源。

1976年初,喜讯传来。哈迦德成功地将《异形》剧本卖给了二十世纪福斯旗下的布兰迪万制片厂,这家企业由制片人戈登·卡罗尔、大卫·盖勒和剧作家兼导演沃尔特·希尔共同操持。这笔生意本身也很富有戏剧性,当天中午希尔吃得实在太饱,因此饭后只得坐在底楼办公室的桌前动弹不得,顺便享受一下面前窗口吹进来的金州微风。“这时候哈迦德就顺势从窗口把剧本塞了进来,”卡罗尔事后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乐不可支。

收录在H.R. 吉格尔画集《死灵之书》中的“死灵之四”,这幅绘制于1976年的画作是成年异形设计的原点

当他们到达LV_233的星球时却发现,这群祖宗们几乎死绝了,除了一位还躺在睡眠舱里续一秒的祖宗。

1978年9月6日,激动人心的一刻终于来到了——成年异形首次上镜,它将从高空跃下把布莱特拖走,但这次处女秀一点都不顺利。在闷热的初秋,套在这身戏服里的滋味绝不好受,巴德乔心有余悸地回忆道:“戴着那个‘大香蕉’的时候,我必须一直挺着脖子才能保持脑袋的平衡。诺斯托罗莫号的布景内部高度是一米九八,但我穿上戏服以后身高却有二米一三。所以我在转身和走动的时候必须非常小心。戏服里面热得要死,特别是脑袋最难熬。我每次至多只能在戏服里套上十五至二十分钟,当我脱掉戏服之后,总是湿得像只落汤鸡。”

希特勒鼓吹的是日尔曼民族是优等民族,日尔曼民族的生存繁衍可以不惜牺牲其他族群的权利;人类不也一直在鼓吹自己的生存发展优于其他一切动物植物么?希特勒的种族中心主义不过又是人类中心主义极致膨胀的一个缩影。早在古希腊,智者派的重要代表普罗泰戈拉斯就说出了“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而自文艺复兴以来,人类更是日益膨胀,莎士比亚借哈姆雷特王子之口喊出了那句有名的——人,万物的灵长,宇宙的精灵;电影中,生化人大卫甚至引用了雪莱在诗歌《奥斯曼提斯》中写到的那句“吾乃万王之王是也,盖世功业,敢叫天公折服!”

他们载着成千上万只黑水坛子要灭了人类,中途自己不小心玩脱了,被黑水进化成的异形反杀。

动物安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去追问这些终极问题,而人类总是怀着既好奇又恐惧地心理不断探索,不断去努力地解释未知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在我们不了解的情况下按照一个超越我们理解的方式运行着。 一切追问和解释的努力其实都是人类为了求得自己安心,这是人类寻求安全感的一种心理需要。

不过从最直观上意义上而言,Covenant的意思是“大家因为某种约定聚集到一起,开始新的旅程或开启全新的生活”,也是电影中最直观的情节——一群具有探索精神的冒险家们聚集在一起,启程去一个全新的星球,计划开始全新的生活。

但它复杂隐晦的主题和系列庞大的设定对于缺少科幻文化熏陶的中国观众来说,造成了一定的观影门槛。

斯科特借助《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构筑了一个以「创造和毁灭」为内在逻辑的奇异链条:工程师族创造了人类随后又意图毁灭人类,人类创造了生化人但以奴役驱使后者为其服务为终极目的,生化人则培养了异形并幻想着自己能成为造物主,而处在链条最底端的异形却最凶狠残暴,可以回过头来毫不犹豫地毁灭造物主和人类。

事实是,在抱脸寄生体出现的一刹那,影院里便开了锅。事后有传言说一些观众在逃离影院时摔断了胳膊,人们为了争抢后排座位而大打出手;莱德夫人被吓得够呛,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天半不敢出门,而一位影院领座员在看到艾许被打断脖子的镜头后向着休息室飞奔,结果摔了个嘴啃泥。有一些传言是根据场内的真事添油加醋改编的,也确实有些前排观众换到了靠后的座位,但场内也有兴奋的年轻人趁机抢占空出来的前排位置,为的是要看清异形的全貌。

克里斯·弗思绘制的外星金字塔内部概念画,展示了凯恩从塔顶悬吊进来的情景,中央的高台上便是异形蛋孵化场。可惜金字塔的相关设计都没有被剧组采用

在罗恩·科博绘制的初期设计稿中,抱脸体是直接扑到宿主脸上的,因为孵化场中有太空骑师的同胞们制造的环境控制装置,能够提供适合人类呼吸的空气,所以地球来客们进来以后就摘掉了头盔。然而雷德利·斯科特不想这么做,他曾说过:“我要的是一头极端致命的怪物。”为了体现异形的强大防御能力,剧组必须找到一个说得通的理由,让诺斯托罗莫号的船员们不敢贸然用枪械或穿刺类武器直接杀死它。于是斯科特要求将异形的血液设定为一种腐蚀性超群的强酸,足以溶化凯恩的面罩,此外还会在医务室的镜头中强调这种酸血的威力。为了这个镜头特效,迪肯制作了六根特殊的抱脸体附肢,它们是中空的,内部敷设着导管,可从根部注入用氯仿、丙酮和醋酸调配而成的道具酸血。他还将一块泡沫塑料涂成银色来模拟飞船内的“金属梁架”。迪肯带着这些道具来到谢珀顿制片厂,在制片人和导演面前割开了附肢,里面的道具酸血喷到了“金属梁架”上,后者立即开始起泡溶解。

在1979年的《异形》中,导演雷德利·斯科特设置了三组互相对峙的角色:人类、异形和生化人。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sbobet sbobet777 Alpha88 918kiss scr888 scr888 online casino GclubSlotsOnline W88 Online Cas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