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红楼梦》所有的小演员集体亮相,罗熙怡的画风与其他小伙伴明显不同。她佝偻着背、挤弄着眉,活脱脱一个刘姥姥。

“黛玉的眼睛会说话。”周漾玥在眼神的训练上下了很多功夫,包括眼球的转动、传达的不同情感、眉宇间的细微变化。

演完贾宝玉后,11岁的释小松在坐姿上留下了“后遗症”,两腿成90度的坐下,膝盖之间稍留空隙,若是从前,以“练武之人”自居的他,一定是能靠着就靠着,二郎腿也是标配。

办公桌挪开后的空地,就是小戏骨们的排练场。当时正在进行的是潘礼平团队之后要开拍的《包青天》。“秦香莲”跟“杀手”正在研究刀从哪侧刺入才不会出戏。“杀手”是《放开那三国》里的“曹操”,“秦香莲”是《红楼梦》里的“小探春”。

小戏骨们平时的工作态度,从小戏骨的周边视频和花絮里就能看出来了,《小戏骨》选拔的时候他们会相互点评对方的演技,演白娘子的小樱桃特别上进,自己觉得演得不好会哭着要求再来一遍。

小戏骨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收视率居高不下,全国各地的小孩子和家长纷纷报名来参加小戏骨拍摄,全国各地许多观众千里迢迢赶到小戏骨拍摄现场“围观”,感叹小戏骨萌得可爱、演得精彩,《刘三姐》在广西卫视多次重播、热度不减、影响剧增。

刚开始忍着演的释小松直到跟其他小戏骨一起排练,才开始真正明白贾宝玉的性格。“我讨厌贾宝玉的性格,是因为他喜欢跟女生玩,还不够阳光。慢慢的,我发现他性子比较好,比如待人平等,一些身份比他低的人他都一个等级看待,我就喜欢上贾宝玉了”。

小戏骨在剧情、服装、化妆、道具上尽量与原作保持一致,让观众有进入时光隧道的年代穿越感。《娘》和《焦裕禄》中的补丁衣服都是贫苦年代的鲜明形象。《刘三姐》是在广西宜州刘三姐的故乡实地拍摄,山美水美小演员美,歌声更美。《补锅》中上了年头的农家庭院、风箱、地道的湖南花鼓剧唱腔,都让观众有一种穿越感、怀旧感。

第一次试戏,用钟熠璠母亲的话说“那个脸感觉要把屏幕撑爆”。当时刚过完年,小姑娘吸收的营养仿佛全堆在了脸蛋上。

“但我适合王熙凤。”这位10岁的小姑娘有自己的主见,“她是泼辣张狂比较大方的那种,平时大嗓门,和我挺像的。”在郭飞鸽的争取下,通过导演考核拿下了这个可以本色出演的角色。

最终,钟宝儿瘦了三斤。其实在减肥的开始阶段,她已被确定演薛宝钗。即使凭借薛宝钗,收获了无数好评,她仍然对出演林黛玉有自己的执着。林黛玉或者薛宝钗让她再选一遍,林黛玉仍然在前面。

从预告片和刚放出的第一集剧情来看,初次尝试演绎原创角色的小戏骨们,表现得很令人惊喜。

说到如何备戏,如何拍出够品质的作品,他却能滔滔不绝。他要求团队、家长,在小戏骨拍摄期间,给小演员营造他/她就是角色本人的氛围。

这些小戏骨的故事轨迹似乎都是发乎兴趣,演戏后发现好玩,于是想继续尝试的过程。在接触中,我们发现小小年纪的他们对演戏这件事很确定——是自己有兴趣,而不是父母或他人有兴趣。

“第一回是群演,没有台词无所谓;这次刘姥姥是重要的角色,我就担心她演砸”,罗熙怡爸爸的担忧很快被对女儿的震惊取代,感叹 “她真的是有表演天赋啊”。在《红楼梦》里罗熙怡入戏非常快, “上一场刚哭完,妆哭花了补一补,导演再一喊开始,她还是眼泪唰的就下来了”。他都没反应过来。

很多大人说,小戏骨们是在模仿成年人的成熟演出,还不能算“演戏”。可是能够演得让大人有共鸣,本来就是靠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小戏骨的演技绝不应该被粗暴地评价为只会“模仿”。

原作中那个身负家仇国恨却不服命运的少年,肖杨博涵用演技塑造了出来;而钟奕儿只用一个小眼神就传递出了人物内心,是真正的小仙女没错了。

大多时候,家长们会给孩子打预防针,“你不要骄傲,要有真才实学”。潘礼平也会给家长打预防针,“不要抱着做童星的梦来演小戏骨”。

初进贾府,10岁的周漾玥饰演林黛玉就给人留下最难忘的眼神。面对陌生的豪华世家,回想自己的苦楚家世,怯懦和楚楚可怜都无需言语表达,仅靠一个眼神流转就诠释得淋漓尽致。

总导演潘礼平在接受采访时说,周漾玥是小演员中入戏最深的一个。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陷进了林黛玉的味道里。

谈起演贾宝玉,释小松起初非常抗拒,“太娘了,要擦胭脂,脸上涂得白白的,还涂口红”。他一定会趁化妆师不注意把嘴巴上的口红擦掉。

小戏骨中《刘三姐》的优美山歌、《补锅》的韵味花鼓戏、《洪湖赤卫队》的歌剧等优秀传统文化都难得一见,《娘》的厚重母爱,《焦裕禄》为公为民的思想境界,都值得后生小辈和全社会认真学习。

“第一次感觉到这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在小戏骨版《红楼梦》中,令人惊艳的还有饰演薛宝钗的12岁女孩钟熠璠。

与经济效益比起来,更看重社会意义、教育意义。这或许就是他们能做出《白蛇传》、《红楼梦》的原因。而接下来他们又将翻拍《包青天》、《水浒传》《武林外传》。

但小戏骨们只是把“被要签名”当作是一件好玩的事,并没有适应其中,因为老师很快会把班上的涟漪抹平。

喜怒哀乐、人生百态,这个仿佛充满魔力的小女孩儿,让一部又一部经典重新鲜活地呈现于我们眼前。

同学们跟释小松交流的方式里也不时夹杂着一些剧里的台词“宝二爷你来了啊”,释小松笑着回:“嗯,来了”。一下课,一大波同学就围上来要签名。

1.化妆 ?2.试镜服装装 3.海选证书 ?4.小戏骨剧照 ?5.保险?6.紧急采访、专访、花絮

对于哭戏,小戏骨们总结了不少经验,“贾宝玉”释小松说:“很多人用的方法是想爸爸妈妈”。但这一招对他似乎不管用,他碰到哭戏依旧要疯,4岁就去少林寺学功夫,见不到爸妈的他早已哭习惯, “一说今天要拍哭戏了,我就要崩溃了,每天都这样”。于他,要找哭的冲动,只能认真的去想宝玉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开始奔着薛宝钗的角色去试戏,但周漾玥流露出的楚楚动人让导演定下她出演女主角林黛玉。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哀婉凄美的《枉凝眉》唤起无数人对87版《红楼梦》的追忆。时隔30年,今年国庆期间播出的小戏骨版《红楼梦》,成为了人们眼中另一惊艳翻拍之作。

但导演团队看了50多个演员后,最终还是确定了外表俊俏的释小松来诠释贾宝玉:一是因其长相俊美和贾宝玉这个人物最为相似。二是少林寺俗家弟子,从小深受传统文化影响。

她说:“如果一件事我做不好,我就告诉自己多做几遍就行了。我喜欢演戏,这是我最大的爱好。”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w88 Thailnd w88loto M88asia W88 Casino sbobet168 W88asia scr888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