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利希还带来了一系列使用影像的作品。有从 25 个角度拍摄同一房间的 25 个屏幕组成的《房间(监视I)》[ The Room(Surveillance I),2006/2017 ],横跨东京、巴黎、纽约三城电车外流动风景的《国际快车》(Global Express,2011)。其中有趣的是《眺望》(The View,1997/2017) 一作,面前是两个拉下百褶叶窗帘的窗台,被百褶叶片切割成条状的视线里跟随着角度的变化,你可以看到仿佛对楼各家各户的生活百态—有在写生模特的画家,有在诱惑老板的秘书,有在跳探戈的中年夫妇,有为了楼上开派对年轻人的闹腾而苦恼的老妇人,一共12个视屏影像。你想要看完全部的影像,就还要拨开百褶叶窗帘,这一“窥视”的行为极为私人隐秘却又躁动,因为当你作为“他人”在打探的同时,也被另一个“他人”所窥视着。

只因为这部片子的内容,是现如今世界上最好的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15年来的魔术幻象精选。

当你把目标定在太阳上,你会降落在月亮上。假如想让自己的魔术更好,你真的要多看看地球上最好的魔术师是怎么变魔术的。

▌本展中心展厅摆放的《建筑》(Building,2004/2017),是埃利希最擅长的观众参与型装置艺术。与他2013年在上海展出的《石库门》(2013)一样,在高挑的空间里造出了一个6米×9米×5.5米的镜面装置,将绘制了的欧式建筑正面的床面水平放在地面,在那之上架起的是以45度角斜放的与床面同等大小的镜子。当你踏入建筑物的同时,你就会看到你如失去重力一般漂浮在了建筑物的上空,而你周围的人也都失去了控制。我们通常会认为,建筑物就应该符合力学原理,垂直坐落在水平面上。埃利希抓住了这点认知,告诉你你可能看到的是直立的建筑影像,但其实镜面是倾斜的;你只是踩在平地上,而你却看到自己飞了起来,这个装置作品直接点出展会主题“Seeing and Believing”(眼见的真实性到底有几成),你是否学会去辨别真实中的幻觉?同时能分清幻觉中的真实?

▌你看见自己坐在一间灰尘残败的教室里,看不见自己的下半身,荧光灯刺眼地亮,书本散落在课桌、椅子周围。残影仿佛是对青春时代的留恋,迟迟不愿意离开。而教室则被一个透明玻璃隔开,玻璃之外,摆放的是几个方形的黑色方块,只要坐在方块上,另一边的课桌旁就出现了你的身影。这是阿根廷艺术家莱安德罗·埃利希为东京森美术馆个展“眼见之真实性(Seeing and Believing)”带来的新装置作品《教室》(The Classroom,2017),此件作品延续了他的“镜面”系列,如《精神分析师的诊疗室》(The Psychoanalyst's Office,2005)、《总裁的房间》(The Chairman's Room)等的构造设计。

▌在与朋友艺术家 Sophie Calle 的对谈中,埃利希说,人通常不会去考虑事物的缘由,而是将一些事物当作既成事实地接受。于是他边勇于将现实中极其平凡的一幕分解再构筑,让观者的感官跟不上理性,而后却又被理性戏弄了一番。而埃利希就像是魔术师打开了他的帽子,让兔子以为自己爬上了毛尖,但很多时候有可能魔术师只想告诉你生活的本质,就是看清虚幻中的真实,然后去感怀。

▌森美术馆的展览一共展出了作品 40 多件,其中装置作品 15 件,包括首次在日本亮相的几件装置作品。一走进展厅,经过通道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暗空间,唯一的光源就是打在空间中间仿佛围起来的一个水池上漂浮着的木船上的白光。扶着栏杆绕场一周,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你会发现,那并不是你第一眼所看到的“木船漂浮在水面上”,实际上并没有水,那是一个将船身及船身的“倒影”合为一体的连体设计,在暗处唯有一束光均匀地包围着每一艘船,如同船只停泊的小港。此件装置作品名为《反射之港》(Port of Reflections,2014), Reflection 除了反射之意,还有深思熟虑的含义,艺术家是在提醒你是否在以固定观念去看待事物,让人反思印象与实物的关系。

而这首诗放在飞行这个魔术的最后,让这个魔术除了具备了神奇,梦想,艺术这一切的美之后,拥有了更多内涵跟深度。

假如你说你拥有飞行的能力,那你就飞起来证明。假如你拥有读心的能力,那就读出我的想法。假如你可以预测未来,那你就把未来会发生的一切写下来。

他从小开始学习魔术,据说一开始是因为太腼腆,为了接近女孩子。也许是太有天分了,16岁的时候,他就给纽约大学的艺术系学生上课了,那门课的名称叫做,魔术的艺术。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onlineSlot GclubOnline W88ASIA fun88 slot onlineSlot Slotonline W88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