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梓良和周润发的巅峰对决戏<江湖情>里,每次万梓良和周润发针锋相对的时候,就感觉发哥有点发力不足了,而万梓良把那个小坏蛋演到了极致。

初入商海的万梓良每天都有很多应酬,要去应付很多人,要和很多人喝酒,去KTV,但生意并无多大起色,还赶上了非典,没人逛街,没人买衣服。

万梓良出生于姓胡的家庭,胡姓一家九口因生活困难把婴孩给予姓万夫妇领养,因而改为万姓,与现父母并无血缘关系,自幼在香港居住,属新界原居民。

最值得一提的还有万梓良和刘德华的兄弟情。从80年代开始,他与刘德华成了交情很深的好友。

门槛变低或者说没有门槛,并不代表就没有专业的东西了。以前可能是金字塔的形状,但现在不是了,没有门槛以后,所有人都可以很容易地进入到电影这个广场里边去,但是广场上面还有一根竖起来的棍子,所以你要在广场里,想要爬到这么小的一个棍子上反而是更困难。

那它还是加在外边的嘛,万一哪一天是直接加在脑袋里,就变成我出差,人到这边就好了,正式拍就开拍了,导演一走了,按一下这边就有画面了。(笑)

万梓良喜欢提携后辈,周星驰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关于他提携周星驰坊间有几种版本,一说周星驰当年在无线坐冷板凳多年郁郁不得志,万梓良便向好友李修贤推荐了周星驰;一说当年李修贤邀请周星驰出演《霹雳先锋》,但周星驰嫌片酬太低拒演,经万梓良劝导才答应出演,后周星驰凭借该电影夺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和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最佳新人提名。

您在早期开始学习的时候,会去模范哪些摄影师的风格,或者说您比较喜欢哪些电影的风格?

90年,万梓良在TVB持续走红,为观众奉献了《他来自江湖》《笑傲在明天》《大家族》《巨人》《龙兄鼠弟》等经典剧集,本世纪初,因为香港演艺市场衰败,以及身体发福等原因,万梓良渐渐淡出娱乐圈。

那后来机会变得越来越多,大家也都可以随时掌机,现在就是这样子的情况。这一个趋势不只是我们这些制作电影的人可以享受,所有设计底片、设计摄影机或者设计感光数位的这些厂商,他们老早就想到什么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这一个门槛被打开,任何人都能被摸到机器,其实对摄影机的制造者或是软件的厂商,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万梓良的人品更让人敬佩,生活中他也是个热心肠的人,很喜欢提携新人,周星驰就是因为工作时很用心,才得到了万梓良的提携,后来也就发展得那么顺利!

2002年,万梓良与比她小16岁的空姐郭明黎结婚,育有一子万大千。婚后因为疏于保养,加上患上糖尿病服用中药,万梓良的身材严重发福走形,完全没有当年的巨星风范,而且因为身体原因,导致他不敢接戏,事业不断走下坡路,渐渐被人遗忘,如今他只能靠在内地走穴赚些外快~~

不过90年代末,这位大亨形象代言人因为身材发福,不如以前俊朗的原因,找他演戏的人越来越少。他也在思考自己的将来:当了25年的演员,能不能换一种活法?他想起了曾在电视剧《巨人》中扮演的一位公司总裁,下决心从商。90年代末期,万梓良带着所有的家产来到内地,创立了一个服装品牌,一头扎进商海。

台湾的年轻人比较搞怪,胡思乱想,什么东西可以来,他要拍的东西你也不能去阻止他,大陆这边还是有一点点会自己自我约束一下,当然也有几个比较特殊的,可是还是比较少数。

我之前和鹏飞导演合作拍的一部电影叫《米花之味》,去年在平遥电影节也有参加,段炼跟我碰面,希望我来First这边做评委,那时候离现在还很久,我就说我不敢确定那么久以后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那个电池是直接接在摄影机上面,有一个小小的led灯,那个下水道里面不能放灯下去,也不能放电线下去,那我们就搭了一个高台,然后在脚下吊一个反光板,上面就用一个4k一个6k两个灯打在反光板上,当作太阳的光把这条路照出来,成了另外一个洞。

因为我一直跟商业类型的影片在一起合作,没有一个所谓艺术类型的导演跟我合作,所以我想象的都是一些商业类型的东西,比如你现在要我做快炒或者是一桌宴席我都可以做,但是要我细化过程地那样做一小盘很精致的东西,还很原味,好像是宫廷里的某种东西,我没有看过也没有做过,我想去试试看。

在王家卫执导的首部电影《旺角卡门》里,他自愿把主角的位置让给刘德华,自己演配角,就是想把刘德华捧起来。这部电影令他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到台湾新浪潮有新一代的电影的观念进来之后,在很多该注意的事情上面还是有一个标准在,在电影学校学东西还是有一定的准则在的,什么东西是最好的,什么东西是违反规则的,会让观众无所适从,会让观众不舒服。

会去想这些电影为什么会让我有产生各种各样的感觉?动作片为什么这样拍会让我觉得很有力量?文艺片为什么这样设置?

一个摄影师就是你可能会遇到很多的资本环境,不同的监制,不同的演员,不同的导演,但每一样东西你都要去适应它,有的导演可能需要自己当蒸汽,有的导演需要你当一个冰块,这个时候需要你自己调整这个形态,但是这个形态对你本质没有变,你还是水。

他就问我有没有教学资料,我说有正好有,自己觉得也没什么用就发给他了,然后他拿来就当作当时台湾的教材,又觉得我说可以当老师留下来,之后我就一直到现在专门当老师了。

如今再提起万梓良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在香港八九十代算是大哥中的大哥了。在当年,他甚至要比周润发还红,戏路上亦正亦邪,被誉为“千面小生”,演戏一点不做作,比起戏骨刘青云什么的还要入木三分。

万梓良出生于姓胡的家庭,胡姓一家九口因生活困难把婴孩给予姓万夫妇领养,因而改为万姓,与现父母并无血缘关系,自幼在香港居住,属新界原居民。中学时在大埔的佛教大光中学就读,19岁考入香港丽的电视台艺员训练班,和刘松仁一样,万梓良是“亚视”培养的艺员,走红却在“无线”。

但我会看到几部周星驰主演的几个片子,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但是我觉得他们有那个idea,里面的美术观念我倒是蛮喜欢,那个美术观念用的对当然就很好了。

然后我们再去看一次那个景,所以那个景我们看了两次,我要陪他去。到现场去必须想得非常清楚,我一决定摄影机的位置才能接着摆放镜子,最后找到一处能够几乎避开,每一个画面要摆那些镜子、调整角度都煞费苦心。

其实万梓良也算是香港影坛呼风唤雨的大佬,与生俱来的大哥范令他在多部电影里扮演霸气外露的黑帮大佬,而让一床情书印象最深刻的当然是他在《古惑仔》中扮演的恩威并施,有勇有谋,掷地有声的洪兴老大蒋天养。

我们俩感情很好,他很快就要到美国进修,去美国进修的时候就认识了一个台湾的学生会会长,而且那个学生会长是学电影的,他是希望回台湾来做电影,并且把我的电话给了这个导演。刚好我很忙,只有中午那段时间有空,我就请他吃饭,喝了两瓶啤酒,他就觉得我值得交朋友。

随后,万梓良又邀请周星驰出演电影《捕风汉子》,同时还跟周星驰合作《他来自江湖》,对周星驰的提携可谓是不遗余力,为了感激万梓良的提携之恩,周星驰在筹拍《喜剧之王》时,为万梓良量身度做了男配角“卧底”,结果因为周星驰临时改了拍摄时间,他的马仔田启文忘记通知万梓良,导致万梓良一怒之甩手走人~~

《血观音》的导演之前就有很多的作品蛮有名的,看过这些作品就知道其实他不是走那种商业类型的导演,他内心里有很多话想讲,其实我们都蛮尊重这些年轻人有这样的个人思维,所以都会给他支持和鼓励,然后也希望他能够有很好的回报。所以有些观众还不错,可以接受这样的东西。

1949年生,台湾创作最丰富的摄影师之一,与大部分台湾导演都合作过。于1970年代进入电影圈,跟随摄影师林文锦见习7年,28岁升任摄影师,堪称是当时最年轻的摄影师;与刘立立合作一系列琼瑶式文艺爱情片,如《梦的衣裳》、《却上心头》等片。1980年代后期至1990年代,开始与新电影导演合作,如何平的《阴间响马》、王童的《香蕉天堂》、周晏子的《青春无悔》、陈玉勋的《热带鱼》等。1991年,蔡明亮在中影执导第一部电影《青少年哪吒》,通过制片找到廖本榕,两人本来不认识,却一‘拍’即合,之后蔡明亮的作品,除了《你那边几点》以外,都和廖本榕合作,2017年与青年导演鹏飞合作《米花之味》。

其实那个树林时很大,有几千颗树,但是我们能拍的范围就是这一小块,那一小块在戏里面的剧情是李康生接了一个国家的资费去当导演,要拍一个戏,但是那个戏要拍丛林里面的景,来到现场去看,因为没有丛林,找不到丛林可以拍,就借用这个场地。

80年代,万梓良以《流氓大亨》《当代男儿》《陆小凤之凤舞九天》《成吉思汗》成为无线的当家小生。

我是看成龙还是谁在讲这一点,我是觉得这个水的理论很有道理,如果说我今天碰到需要我变成冰块那么硬的时候,其实我必须要这样子对不对,我不能是只是液态,那如果有一天我必须升成气态的时候,我会在空气里面飘的时候。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918kissscr888 188bet GDWBET 888 slot sbobet casino sbobet555line W88 Cas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