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暑假了,天气热得人都能发疯。但蝎子却正好出来乘凉吃虫觅食,开始了它一年最活跃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这也正是我们逮蝎子最好时候。

我们斜对门家逮了一只白簸箕虫,大家都去看稀奇,我也跟上去了。果真是只白簸箕虫,白白的,还不小,像一只独头蘑菇,身上明明的。人说得很斜,说一只白簸箕虫能值九块、十块,而一只黑簸箕虫仅一分钱,大家对这一家人投去羡慕的眼神,认为他家发大财了,我甚至有点眼红。但有人却不以为然,认为说不来是祸。对门的人到药材门市部去打听价钱,门市部的人还没有见过白簸箕虫,不知道价钱。斜对门的人计划到县上打听价钱。

进了门,小忆才知道那小女孩叫艳艳,家里就她和爸爸老林两口人,老林竟是个瘫子。见了小忆,老林无奈地苦笑一下,让女儿赶紧沏茶倒水。小忆心中涌出一种复杂的感觉,既温暖又心酸。

平日里,小忆隔一段时间就要到大山沟里扫扫货。由于他做买卖不欺不瞒,价格公道,时间长了,这些地方的人都熟悉他了,谁家有了要出手的物件,往往先给他打电话。

小忆是做古董生意的,三十出头,别看他岁数不算大,可他出道早,这些年走南闯北的,也算是这一行里的明白人。啥货打眼一看、拿手一掂,他就能断定是什么货、值什么价。

夏天天气特别热,长虫(蛇)也知道窝里热,到外边乘凉,顺便找点东西吃。我们那儿长虫一般不是毒蛇,不咬人。但在漆黑的夜晚见了长虫,身上的汗毛还是会立起来,感到浑身冰凉。或许会遇到长虫正在将一个青蛙往肚子里吞,长虫的头变得很粗,它盘成一堆,青蛙的身体和四肢都被吞了进去,只剩下头露在外边,青蛙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圆圆的,可怜巴巴,似乎在乞求我们救它,长虫也看着我们,根本没把我们当回事,仍然不紧不慢把青蛙往肚里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也懒得理他,绕着走过。

第二天,小忆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天已大亮。曹老八看来早起来了,那只蝎子雕件还静静地趴在自己的胸上,冷不丁一看,还真吓人。等小忆穿好衣服出来,曹老八才一脸惊慌地迎上来,开始喋喋不休:“哎呀,我的妈呀,你可活着出来了,可吓死我了!我昨晚起夜,见有那么长一个大蝎子趴在你的胸上。俺这儿的蝎子毒性特大,碰上了千万不能动,你要是动一下,就没命了,别人也奈何不了,只能等它自己爬走。我小时候被这东西蜇过,幸亏送得及时,才在乡里的医院捡回一条命!俺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蝎子,怕是蝎子精吧……”

我们在专心寻蝎子,听见不远处的庄稼哗哗哗响,有东西飞一般从身边跑过,惊出一身汗,原来是一只兔子看见人跑了。我想,还有东西怕我们。

簸箕虫比蝎子多,比蝎子大,比蝎子好逮,不蛰人,不咬人,用手抓没事。簸箕虫有时也会跑,不亚于蝎子,用手一按,有时会压烂它。

偶而我们也碰见过死人的头盖骨,吓得我们急忙离开,回家一想到,就几天睡不着觉。??????? 惊险远非这么多,故事绝非就这点。

资料:蝎子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一只蝎子一年可捕杀蝗虫等有害昆虫一万多只。大肆捕捉蝎子使其数量锐减,结果会使有害昆虫大量繁殖,严重破坏生态平衡,对农作物造成破坏。据专家讲,蝎子三年一代,一年只繁殖一次,6月至9月是繁殖期,这期间如果大规模的捕捉,极有可能致使当地野生蝎子灭绝。

那时候逮蝎子没有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留下的是心酸,是为生活同自然斗争,在斗争中得到一个东西:钱。

我的老家在蒲城西南的九龙原,那是个沟壑纵横、坎坎埝埝的黄土堆积塬,最适宜蝎子的生长,是蝎子生活的乐园,那正是我小时候逮蝎子之地。

凭着做过木工的底子和那一夜蝎子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一个月后,一只栩栩如生的蝎子雕成了。由于老林没事时就拿在手里把玩,时间一长,这只蝎子被他摩挲得莹润剔透,乍一看,像个活物。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linkvaosbobet linksbobet sbobet link W88.com 12bet slot w88 Thailnd Slot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