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的底层生活、不完美的童年经历,统统都在日后变成了契诃夫最宝贵的财富。他擅长截取日常生活的片段,用精巧的艺术细节,对生活和人物作真实入微的刻画,这份天赋也不能不说带有幼年经历的影子。

唐风语文学习热线:025-58797662; ?微信小助手:17714312017。

小说主角名叫古罗夫,是个花花公子。花花公子的意思是,他喜欢异性,也擅长与异性相处,但又对异性毫无爱怜与同情。“每逢他新遇到一个漂亮女人,他会想玩一玩。”因为仅仅是玩一玩,所以“整个过程都显得十分简单和趣味盎然”。当知道自己不可能坠入情网之后,调情就变得更加顺手拈来了。

这天晚上,他在火车站上送走安娜后对自己说:一切就此结束,他们永远不会再见面。但几个月过去了,安娜的映像非但没有从他脑海中消失,反而愈加明显,像影子似的处处跟随着他。每天晚上她从书柜里、壁炉里和墙角里瞅着他,他听见她的呼吸声,听见她的衣服发出亲切的沙沙声。他一闭上眼就看见她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布鲁姆说,古罗夫是契诃夫对自己的戏仿。或许真是这样。如果看过契诃夫的照片,就不难想象他成为花花公子的潜力。用老一辈翻译家的话说:“与一些派头十足、自视甚高的名作家不同,契诃夫能放低身段、幽默温存、礼貌周到地与青年女作家交往,因此极易赢得她们的芳心。”在与莎芙洛娃——另一个青年女作家的通信中,契诃夫就写过:“尊敬的同行!我期望爱情甚于期望荣誉。”

于是他去找安娜,他找到了安娜,幸运的是,安娜也想他。他们再次相识,再次拥吻,再次关上房门,安娜哭了,她悲切地意识到他们的生活十分凄惨,只能秘密地见面,背着人家,像做贼。古罗夫走近她,抚爱她的肩膀,却无意中瞥见了镜子里的自己。他的头发已经开始发白。他甚至感到奇怪:近几年来怎么会老得这么厉害,怎么会变得这么难看。他想到过去,同一些女人认识、相好而后又分手,他从来没有爱过一次;什么都曾有过,唯独没有爱情。只是到了现在,到了他的头发开始白的时候,到了他开始送女儿上学的时候,他才爱上了;认真的爱,有生以来第一次。

“生活是极不愉快的事,然而要使生活美好,却也不算太难……(一)善于满足现状;(二)高兴地体味‘本来事情可能更糟’。这并不困难。”

他担心婚姻会禁锢自由,影响自己的创作,于是振振有词:“我不能没有女人,但没有比个人的自由更让我热爱的事情了。”

契诃夫则感慨:“如果我在这里(剧院)再多耽误点时间,怕是要丧失理智了。我年岁越大,生命的脉搏在我身上跳动得更加有力。”

1879年,契诃夫进入莫斯科大学医学系就读,1884年毕业后从医并逐渐显露出文学创作才华。由于带有快出作品、早拿稿酬的心理,契诃夫以安东沙?切洪特的笔名在《蜻蜓》《闹钟》《碎片》等杂志上发表了大量的短篇小说、小品、幽默作品,其中一些很有萨尔蒂科夫―谢德林的味道,如短篇小说《胖子和瘦子》《小公务员之死》《英国女子》 ?1883 ?、《变色龙》(1884年)、《普里希别耶夫中士》(1885年)等。直到有一天一位名作家劝告他应当珍惜才华后,他才幡然醒悟。从19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契诃夫拓展了自己的创作路子。1886年创作的《万卡》《苦恼》和1888年写的《渴睡》,表现了契诃夫对穷苦百姓的深刻同情。《在途中》(1886年)则描写了一个“有新外表的旧式罗亭”,着重表现进步知识分子在反动年代的彷徨。1888年问世的《草原》则赞颂俄罗斯的大自然,表现了灰色的日常命运。此时的契诃夫已是一个相当独立和成熟的作家。尽管这时候流行着各种各样的社会思潮,但契诃夫并不愿意过问政治,“只想做一个自由的艺术家”,想要有“最最绝对的自由”。不到30岁,列夫?托尔斯泰就将他称为“深思熟虑的作家”。1888年10月,契诃夫以小说集《在黄昏中》获得了“普希金奖”,被誉为“俄罗斯语言的最后一位大师”。1900年契诃夫同列夫?托尔斯泰等一同被选为科学院名誉院士。

最为绝妙的,是作者将一条真实的狗“坐”在小说中,他“前腿劈开,浑身发抖” - “它那含泪的眼睛流露出悲苦和恐怖的神情。”从这些描述中,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这是条与其它品种的狗完全不一样的真狗,作者所要我们同情的正是这条狗,只有这条狗的悲苦和恐怖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它只不过履行了自己的“天职”。一句话,它最真实。既不象警官先生那样装模作样;也不象巡警那样讨好主子;没有赫留金的哈巴和向上挤的模样;也无围观者的随波逐流。它就是那样坐在有病的群狗间,等待着一幅幅凶性恶相的狗群对自己的围攻,是那样的孤苦无援,又是那样流露真情的恐怖,难道不值得我们同情吗?

米齐诺娃是契诃夫妹妹的同事。她聪明又美丽,会法、德、英三门外语,一生中结交的男人也都是那个时代的名人,其中契诃夫是她最为钟情的一位。

1884年,他大学毕业,获得医学学士学位和行医执照,同年又发表了《戴假面具的人》《变色龙》等佳作,出版了第一本书——《墨尔波墨涅的故事》。

生命接近尾声的契诃夫,方才领悟到:“直到现在,他的头发开始白了,他才生平第一次认真地、真正地爱上一个女人”,而“幸福在明天”。

欢迎移步留言区,分享你的感受与理解。点赞数前三名,将获赠一本初岸文学全新出品的《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契诃夫一生共写了四百七十多篇中短篇小说,他的小说特点除了批判现实、揭露社会阴暗面、弊端,讽刺小市民俗劣心理外,他的写作技巧具有相当的艺术性与戏剧性,将严肃的主题,以幽默的笔触表达出来,在“暗含训诫、唤醒社会”主题下,不带说教意味。早期的作品,主要以讽刺幽默笔触揭露小市民卑劣愚昧的心理、行为,及启迪人性的尊严和社会的正义,《变色龙》《一个小官吏之死》《胖子与瘦子》《艺术精品》都属这一类作品。

契诃夫的祖先是农奴,后自立赎身,父亲经营一家小杂货店,自小他便被迫看顾店面。十六岁因父亲破产,一家逃亡莫斯科,契诃夫独留家乡读中学,半工半读,并以担任家庭教师赚钱寄给母亲及妹妹生活。中学毕业,进入莫斯科大学医学院,为了学费、生活费,他开始创作短篇幽默小说达百余篇。契诃夫曾言:“医学是我的妻子;文学是我的情妇。”也许是受医学的训练,契诃夫的作品题材比较倾向事实,他重视人事物细微的观察、呈现,较不重视思维层次的内涵,这也是一些评论家月旦之处。

论心灵,高尔基评价他有“一颗纯洁的、真正具有人性的心”,这颗心对人类充满普世的悲悯之情。

原生家庭从来就不应是阻碍成长的黑锅。生活难免艰辛,就看你是把它转化为财富,还是累积成伤痕。

黑河是一座文化多元的城市,在这里,本土文化与外来外化、汉族文化与土著民族文化、中国与俄罗斯文化相互碰撞、交汇融合,无论城市的外在形象和内在气质,都能找到与中国其它城市不同的地方,找到属于黑河自己的历史文化元素。在黑河中央街,有一座俄罗斯诗人普希金塑像,表达了黑河人民对俄罗斯文学的热爱。同时,还有一位有着黑龙江和瑷珲情结的俄国文学巨匠曾来到黑河,这个人就是契科夫。

写到此处,小编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那么爱契诃夫呀?原来,与美同栖——初岸文学的愿景,契诃夫早就做到了呀。

那么,究竟怎么爱才对呢?契诃夫没有给我们答案。当他爱上阿维洛娃,脑子里是“一个人由于选错了丈夫或妻子而必须毁掉自己的一生,这是否合理?”是“那些妨碍我们相爱的东西是多么不必要,多么渺小,多么虚妄。”但当他真的有机会碰触到爱人,这些不必要、渺小与虚妄又成为现实的阻碍,令他不停自问,“这样做对吗?”“孩子怎么办?”“爱能永存吗?”所以,契诃夫只能承认,“世界上什么都弄不明白”。

1898年,38岁的契诃夫在《海鸥》的排演中遇见了扮演阿尔卡金娜的演员奥尔迦·克尼碧尔。这时的契诃夫也比以前更“苍老”了,而且疾病缠身——在1893年时他因照顾病人感染了肺结核。

科托夫怀疑女作家回忆录的“客观性”,其实不无道理。契诃夫有没有做过那番略显肉麻的表白,表白过后是不是真的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子,除了两位当事人外,无人知晓(阿维洛娃与契诃夫有过大量通信,但契诃夫死后,她将自己的去信要了回来)。但更难确证的却是爱情——就算阿维洛娃的回忆不是无中生有,亦未添油加醋,我们也不能仅凭几句情话认定,契诃夫没在逢场作戏。毕竟,在1890到1900的十年间,他与莉·米奇诺娃及列维坦的三角关系广为人知;而且,那毕竟还是个写出过《牵小狗的女人》的契诃夫啊。

1889年,30岁的契诃夫爱上了有夫之妇,莉·阿维洛娃。他摸着初次见面的年轻女作家的辫子,企求再次相见的可能,“请把您所写的和已经发表的全部作品带给我。我想仔细看一下。同意吗?”阿维洛娃的心爆炸了,“那光耀夺目、喜不自胜的火焰随之上升。”她看着契诃夫的眼睛,感觉里面有说不完的话;但想到家中嗷嗷待哺的孩子,便不知如何是好。三年之后两人重逢,契诃夫才有机会将那天的话,说给她听。

论气质,俄国作家柯罗连科是这样说的:“尽管契诃夫具有不容置疑的知识分子气质,但在他的脸上有某种让人联想起纯朴的农村青年的神态。而这是尤其吸引人的,甚至契诃夫深邃的明亮眼睛,在闪耀着思想的同时,也洋溢着孩子般的纯真。”

作者为了暗示警官的本质,给警官加上个很特别的姓:奥楚蔑洛夫,俄语这个词的本意是疯癫的——这是与那条咬人的狗相比较而说的,如果说那条咬人的狗是本能的,具有纯动物性的,也就是说,狗咬人是正常的事,不值得大惊小怪,而奥楚蔑洛夫的“疯”就是对本不值得摆威风的咬人的狗拿腔捏势。他的癫在于随着人们对狗的主人(是将军,不是将军)的几次判断,而相应地主观武断地对是非进行歪曲的审判。在这里咬人的狗到是一条健康的,履行“份内职责”的狗,而奥楚蔑洛夫却成了一条疯狗:是狗的王国里一条有病的狗,是可以打入另册、应该医治的一条狗。

契诃夫的祖父,就生活在这里,曾是一名农奴。凭着勤奋与智慧,他当上了地主家的糖厂经理,并于1841年为全家赎了身。

缓解这种痛苦的唯一方式,就是写信。在相识五年、结婚三年的时间里,契诃夫共给克尼碧尔写了433封信,克尼碧尔也回了400封信。

【声明: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编者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并不对文章观点负责。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教科书中的契诃夫,往往被描绘成以《变色龙》《小公务员之死》闻名的讽刺作家。但在西方,《牵小狗的女人》这部讲述有妇之夫与有夫之妇间从始乱终弃到难分难舍的“POMAH”,才被认为是契诃夫才能的象征。

后记:此文写于两年前,被《黑河日报》在2015年中俄文化大集期间发表,略作整理配图留念。

如需唐风语文《2018暑秋班报课指南》,可直接点击微信公众号下方菜单栏“唐风课程”查看,或进入唐风语文淘宝店(http://tangfengyuwen.taobao.com)拍课报名。

我们说《变色龙》呈现的是一个狗的世界,原因是作者把所有出场的人物都当狗去写了。文章开始写叶尔德林紧紧地“尾随”着奥楚蔑洛夫。这是条竭力为主子效劳的,善于揣摩主子心态的狗,他为狗是不是将军家的费尽脑汁、忧心忡忡,全力为警官的“决策”提供佐证,因为这“决策”决定着警官政治上的荣辱胜败,也就决定着自己。请看下面的描述:

真正的语文素养不仅是“教”出来的,更是“熏”出来的。和我们一起践行“全民阅读”、分享文艺经典、营造语文氛围,陪孩子在阅读中成长!

生于这样的家庭,换一个人也许就留下了不可测量的心理阴影。然而契诃夫却说:“我的才智是从父亲那儿来的,而我的心灵是从母亲那儿来的。”

虽然西伯利亚的街上苦役犯可以自由行走,不戴镣铐,也没有人看押,但契诃夫穿越西伯利亚的整个旅途处处受人尊敬,完全没有危险。当时写西伯利亚和萨哈林文章的作者要么根本没到过萨哈林岛,要么是些有利害关系的人。对西伯利亚形成了一种偶然的,不准确的判断。这本身是一种误解。

正如他自己所说:“回望我走过的路,依稀珍藏一个美好的时刻,那是1890年,我邂逅了一条美到窒息的长河……”

“您是否有这种感觉,三年以前我们碰到的时候,我们好像不是初次相识,而是在长期分离之后,重又相逢。

* 欢迎关注“南京唐风语文”微信公众号(tangfengyuwen)。每周以专业的语文眼光精选好文章、好音乐、好电影……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scr888login Dafabet royal online mobile scr888login sbobet 5555 w88 W88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