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晚上,六祖慧能携弟子到寺外曹溪岸边散步。天空一弯月亮,地上一曲溪水。月光皎洁禅心寂,溪声喧闹兰若静。

六祖慧能的教法与佛陀一模一样,都是“观机逗教”:如果弟子执著“佛性是常”的时候,他便会说“佛性无常”;若是当弟子执著“佛性无常”之时,他又会反过来说“佛性是常”。其实,佛性非常,亦非无常。佛陀与祖师说“常”、说“无常”,都是为了破除执著。

希迁脸上洋溢着梦幻般灿若朝霞的微笑,一步步走向田中劳动的老僧。老僧头未抬,手未停,轻轻问道:“你是谁?从哪里来?”

小神会无法穿鞋,便撕裂衣衫,将脚掌缠裹起来,一步一拐,一步一趔,一步步终于走到了曹溪,走进了宝林寺,走到了六祖慧能面前。

“佛说的法,都是为了度化相应的众生。所以,我们不能将佛的经典当作一成不变的教条。你是因为死抠文字,机械地理解佛经的意义,从而曲解了佛陀圆融微妙的教义。行昌啊,你要明白,学佛,切忌死板教条。像你原来那样,就是将佛经读诵千遍万遍,又有什么作用呢?”

从荆州当阳,到广东韶州,遥遥两千余里,对于一个13岁的孩子说来,太过遥远了。跋山涉水,风餐露宿,雨淋日晒,坎坷路途将小神会的脚掌磨出了一层血泡。由于他行脚不停,所以旧的血泡尚未痊愈,新的又磨了出来……其疼痛,可想而知!一层又一层的血泡干了之后,总算凝结成了一层死皮。然而,在跨越一道沟坎时,他用力一蹬,死皮深深裂开,鲜血喷流不止……

从此,张行昌法名志彻,长年跟随在师父身边。这个鲁莽的杀手,一旦放下屠刀,不但悟透了宇宙人生的真谛,而且成了六祖慧能晚年的十大弟子之一。

果然,此后的唐天宝年间,马祖道一从东面的建州建阳(今福建建阳)来到这里的龚共山,大弘禅法20年。他在此培养出的几百名著名禅师,遍布大江南北,一时间,狮吼原野,虎哮峰颠,龙游长空,象舞丛林……可谓英才辈出,各领风骚,在中华大地上掀起了波澜壮阔、洋洋大观的禅海狂潮——这是后话。

因此,本传记透过神秘的宗教氛围,从一个活灵活现、有血有肉的人的角度来描述慧能的形象,并从中探索出慧能独特的禅学渊源。也就是说,我力图描绘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是怎样像释迦牟尼那样顿悟成佛的。

当当当……宝林寺的大钟敲破了山野的空寂,僧众们匆匆向大雄宝殿集中。这一天,正是唐玄宗先天二年(公元713年)七月一日。大殿里,慧能端坐法座上,数百名僧人井然静坐。

慧能关切地问他:“你既然出了家,是怎样修行的呢?”张行昌说:“多年来,我一直以读诵《涅槃经》为课业。可是,由于弟子根基浅薄,又无明师指导,仅仅是照本宣科而已,连经中‘常与无常’的本义都不甚明了。今天,正好请师父您给我讲一讲。”慧能说:“所谓瞬息万变的无常,即是佛性;有常,就是一切善恶诸法的分别心。”张行昌一愣,惊愕地问道:“师父,怎么你所说的,与《涅槃经》的文义大相径庭呢?是不是违反了佛经的原意?”慧能微微一笑,道:“我是佛祖释迦牟尼一脉相承的禅宗祖师,是代佛宣化、传佛心印的,我的话,怎么会与佛经相违呢?”

34年之后,唐玄宗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神会携六祖慧能的顿悟禅法北上,在滑台(今河南滑县)大云寺召开无遮大会,正式向神秀大师所创建的北宗宣战——不知神秀大师当初让他南下之时,想到了没有?

慧能一看到这个不惮千山万水前来求法的小沙弥,心生欢喜,笑着问道:“你远道而来,一定很辛苦,你把根本带来了吗?如果带来了,理应认识自己的主人公。你不妨说说看。”

慧能继续慈悲开示说:“你原先问我见还是不见,走了两个极端,非此即彼,是一种错误的思维方式;而你所说的痛与不痛,也没离开生与灭的范畴,这都说明你身心根本没有得到解脱。你尚未见到自性,居然还敢在老僧面前耍贫嘴、捉弄人!”

他,是画家妙笔生花、画龙点睛一样描绘而出的神韵,还是沉沉大地、郁郁黄花幻化而出的精魂?

他只字不识,但他的语录被尊称为“经”——《坛经》,这是佛教除释迦牟尼所说的语录之外,唯一被称作“经”的佛学著作。甚至,近代大学问家钱穆也认为,它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部白话文作品。

“同样的道理,”慧能一笑,继续说道,“现在,你自己被无明所惑,不见自性,却反而问我见不见性。我见不见性,我自己知道,岂能消除你心中疑惑?如果你已经见性,也不能代替我啊!你要知道,各人吃饭各人饱,自己的生死自己了。所以,你现在最要紧的是明心见性,而不是问我见不见性。”

是啊,人人本具的佛性,在凡不减、在圣不增。如同那朵小小野花与这遍地黄花一样,它们都蕴含着芬芳,都天然具有甘甜的蜜浆。

神会年纪虽小,毕竟已在神秀大师座下参学了三年,知道慧能所说的根本,是指佛性,于是不加思索地说:“无住为本,见即是主。”

六祖慧能点点头。小希迁依依不舍地拽着六祖慧能的衣襟说:“师父,你圆寂之后,我当依止何人,跟着谁修禅呢?”六祖慧能微微一笑,以三个最简洁的字回答:“寻思去!”

他徐徐挥动着锄头,一心一意在大地上劳作。不知是风的轻拂带动了他的舞蹈,或者满园黄花随着他锄头的律动一起舞蹈,反正他早已与周围的一切融汇成一体,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神韵。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和谐,似乎若是没了他的存在,天便不再湛蓝,云便不再舒卷,风便不再吹拂,花便不再芬芳……山川大地因为有了他而生机盎然;而他,因了周围的一切,生命才有意义。

เล่นเกมฟรี sitemap w88 slot bet365combet Bet365-asia m88 pantip scr888 login BET365Asia w88 slot